《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宁震 张静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未岚blue

角色:宁震 张静娴

简介:农历四月十四日出生的宁婉清遭到后母张氏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嫉恨,在宁婉清及笄之年时被冠上“不详之身”的名声,撺掇亲父宁震将她赶出家门,后因宁婉清生母之前身边刘妈妈的帮助,夺回了原本属于她的遗产和嫁妆之后回到了生母的老家,把母族即将荒废的产业重新整顿。在宁婉清成长的道路上认识了同她命运相似的楚家公子楚之恒,两人成为彼此人生道路中的贵人。锄奸邪,整家业,逐渐成为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两人也收获了美满的人生。

《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第7章 张氏过门,沈家大闹宁府免费阅读

翌日,宁震吩咐了几位小厮整理送去张家的聘礼,那张家虽不是什么富户,但也不是家境太过贫寒。且张家的人看起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灯,怕是太过潦草反倒叫他们去表叔表嫂那里说闲话告状。整理了六个箱子,每个箱子都扎了大红花,又给宁震的马头上戴了朵,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便出发去张家下聘。

一小节送聘队伍引来过路人群的目光,有两位正在择菜的婆子瞧见了议论着:“哎?这又是哪家人下聘娶亲啊?”另一个婆子说着:“嗐!你不知道吗,是三年前刚没了媳妇的宁家。欸?我记着他们家的丧期不是才过去没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又续弦。”

“还不是前段时间他家的亲戚来府里游说了。哎,我听说啊,宁家的这位刚开始好说歹说是不愿再续弦的,可不知为何,突然又同意了,前些日子我还瞧见他骑着马去了张家,想着就是娶他家的姑娘续弦吧……”

“宁家不是续弦吗?张家竟这么情愿把自己家女儿嫁去做续弦。”

“谁说不是呢,怕是张家也是为了钱财把女儿卖了,要我说张家的女儿可真是可怜哟……”

一些人议论纷纷,有些话就传进了宁震的耳朵里,宁震朝着那群议论纷纷的人瞪了一眼便不再理会他们,那些人瞧见宁震的眼神也都住了嘴不再说话,街上吵吵嚷嚷的声音比刚才安静了些。

到了张家,一路陪同的媒婆过去敲了敲门,与张家的护院讲明情况。宁震下了马,护院见是宁家来下聘的,赶忙去叫了张家老爷。片刻后张家老爷过来了,连忙请宁震进府,又叫了几个小厮搭把手。见了宁震抬了这么多的聘礼,张家主君乐得眉开眼笑,直拉着宁震往府里进。

张家大娘子瞧见宁震带来这么多的聘礼,喜得眼睛成了一条缝,见老爷拉着宁震去了主厅,叫住了一个抬着聘礼的小厮,便让小厮带着聘礼去了间房点查聘礼。打开箱子后,张大娘子见箱子里的聘礼除了一些物件以外还有几对纯金镯子,瞧着这些东西,张大娘子很是满意,锁上房门后去了正厅。

正厅内,张家主君与宁震一齐坐着喝茶,喝过茶说了些话后,告别了张家,宁震回到宁府,再也无话。

六月十六,迎亲大喜之日。

天刚蒙蒙亮,宁府便开始陆陆续续的忙活起来,门上挂红花,地上铺红毯。除了宁震、刘妈妈和莺儿,府里的每个人都很开心。刘妈妈担心老爷新娶了娘子就会忘了沈大娘子和婉清,莺儿虽是满脸笑意却含着醋意,宁震心里是八九分都不愿去张家迎亲接来张氏过门,每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吴妈妈见府里都装扮收拾的差不多了,见老爷还是没起床梳洗收拾,便敲敲门,“老爷,时候不早了,今天可是大喜之日啊,去得晚了让街坊邻居笑话不说,张家也会瞧不起咱们的。”

其实宁震早就睡醒了,只是实在是不愿瞧见府里的人一个个瞧着比自己还高兴,一想到今天要不得已去张家的那位,宁震只觉得头痛。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知道了,我这便起。”

吴妈妈这才放心的忙别的事情,宁震慢腾腾的起床收拾穿衣梳洗,迎亲队伍都在家门口候了会子了,急得吴妈妈在府里走来走去,又去催宁震,这才打开门一步步的向着门外走去。

走到门外,宁震骑上马,迎亲队伍便出发了,一路走着好不热闹,和下聘那天一样,街上有很多人围观,只是没有了议论嚼舌根的人,宁震听到的全是祝福的话。听到这些话,宁震心里好受了些。到了张家,周围围了不少人讨要喜糖的,宁震吩咐刘、吴妈妈分喜糖,自己进了门去接新娘子。

张家人在正厅等着宁震来迎亲,宁震被一群人闹着拥着到了正厅门前,那些人方才散去在旁等候。宁震进了正厅,向他们行礼问好:“岳母大人,岳父大人。”坐在主位上的两位点了点头,宁震端起一旁准备好的茶杯,向两位长辈敬茶。接过茶杯后,便是要让两位新人听教训了,张家主君对宁震说:“结亲之后便是有了自己的家了,要收敛起自个儿的脾气,行事要多思虑切不可任性处事。”

宁震点点头:“是,小婿谨记岳父大人教诲。”

张大娘子对着张静娴说:“以后你们夫妻要举案齐眉,从前娇生惯养的脾气也要改改了。成家之后,要绵延子嗣,万事需要两人一齐商量,这样才可走的长远。”

张静娴行礼:“是,女儿明白了。”

“好了,你们去吧!”张家主君对着他们一挥手,眼里含着泪,咧着嘴笑,张大娘子也含着泪笑。 “新娘子出门喽!”喜婆在院里喊了一声,门外响起鞭炮声,宁震背着张静娴出门上了喜轿。迎亲队伍的奏乐比刚才来的路上声音更大了些,也更欢快了些。就这样一路走到了宁府,宁家的几位早已在外候着了,宁长衡喜地话都说不利索,宁崔氏高兴的满脸红光,宁韦手背在后边点点头,也是难得地有了笑脸。

“迎新娘子进门喽!”喜婆对着拥挤在门口的人又喊了一句,站在门外的人又退到两边去,刘、吴妈妈又给门外的那些讨要喜糖的分喜糖,张静娴从轿里出来,用着圆扇子遮着面,跟着宁震入了府,众人也跟着一齐进了府。

到了正厅,早已准备好的宁家先父与母亲的灵牌摆在正座的桌子上,上面摆着瓜果与香案,宁家的几位长辈坐在了偏座,“吉时到,正婚礼!”喜婆又喊道,宁震与张静娴站在正厅正中间,喜婆在一侧:“一拜天地,感谢上天。” 两人面朝门外跪拜,“二拜高堂,感恩父母养育。”两人对着桌案上的灵牌跪拜,“夫妻对拜,举案齐眉,和睦安宁!”两人面朝面鞠躬对拜,“礼成!送洞房!”

“慢着!这婚事我们不同意!”沉浸在喜悦的人们突然听见有人在门外喊道,转身一看,一位七旬老人杵着拐杖,身旁丫鬟搀扶着一步步走到正厅内,身后跟着两个媳妇和男子。众人瞧见这一幕议论纷纷,这大好的喜事突然硬生生地被打断了,一些人觉着不详,一些人伸着脖子瞧热闹。

见着是沈家的人,宁震眼里有了些不明的情绪。宁崔氏急着从偏座上下来,宁长衡和宁韦皱紧了眉,张静娴也蹙着眉头。“原是沈家老太太,有什么话等礼成后我们在酒席上再说罢。”宁长衡说着便一边拦着宁崔氏,一边对着宁震使眼色,快让新娘子入洞房。只是沈家老太太眼神太过毒辣,正好瞧见了,“都站住,今天你们宁家的人一个都不许走!”说完便用拐杖杵了杵地板,“嘿,你这老太太怎么如此蛮横不讲理,今天是我们宁家的大喜日子,你来我们府里闹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居心何在?”宁崔氏在一旁忍不住对着沈家老太太说道。

沈老太太冷哼一声,“今日便就算我毁了这桩婚事,等阎王爷来收我这条老命,罚我下十八层地狱也心甘情愿!”宁长衡去一旁搬来了张椅子给沈家老太太坐下,“老太太您这又是何必呢,为着今天的事就这样咒自己,沈家的儿女们哪个不盼着您长命百岁?”沈老太太对着宁长衡斥责道:“你少来我这里献殷勤。我孙女才走了三年,丧期刚一过,你们宁家便急着要续弦。难道你们宁家都是薄情寡义之人吗?”

宁长衡尴尬的笑了笑,“老太太,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讲。我宁家子孙哪个不是重情重义,沈家娘子过世我那贤侄也是伤心了好些日子,现如今过去这么久了,大家该好好过日子才是。”沈老太太瞧着宁长衡,眼里全是不屑,“好,既然你们如此说,我便问你们,为何好端端的在你们府里平白无故的命丧黄泉。在办婚事时,你们的宁大人亲口承诺给我的娶进家门后要好好待她,切不可负了她。可是呢?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竟这般儿戏,若是你们宁家保证不了往后的日子能好好待她,那便该写封和离书让她回来!凭着我们沈家的家业养她绰绰有余!”

此话一出,众人看向宁震和宁长衡,宁长衡被盯着愈发讲不出话来,宁崔氏便替他官人说话:“老太太或许不知道,之前的大娘子生下来宁婉清的时候正值炎热天气,却好端端的下起雪来,明明是可以母子平安的,也不知为何最后大娘子的性命没保住,小的倒被保下来了。”一直站在沈老太太身旁的一位妇人抹着眼泪说:“你胡说!我的外孙女怎么会是不详之身,怕是我女儿的死因跟你们宁家脱不了关系,你才把一切罪责都推到我的外孙女身上去!”

宁崔氏见她这么一说,顿时急了:“你莫要血口喷人!本就是宁婉清克死了她老娘,这事情宁府上下人都知道,你现在却说是我们害死的你女儿,证据呢?你把证据拿出来!”宁长衡见快要吵起架来,连忙把宁崔氏拉到一边。“行了!少说两句吧,还嫌家里不够乱是吗?”

宁崔氏欲要反驳宁长衡,被宁长衡的眼神吓的住了嘴。

“慢着,你是说现在宁府里还有我曾外孙女?为何当时给沈家寄信,信上写道我的外孙女和孩子一起去了?你们是要刻意瞒我是吗?好,就算这事不愿再提,那这样,若是想要今天的喜事进行下去,我有两个条件。”沈老太太环顾四周,瞧着坐在位子上的几位以及宁震和张静娴,听到沈老太太开口提条件,宁长衡松了口气,既是提条件便是沈家人松了口,便问沈老太太:“晚辈问老太太,想要什么条件,若是宁府力所能及的老太太尽管提就是。”

沈老太太睨了宁长衡一眼,“两个条件,要么今日他们俩和离,要么让我们带走婉清,自古以来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婉清在你们府里,我们不放心!”条件开了,难住了在场的各位,宁震一听到沈家人要带走宁婉清,急忙说:“不可!”沈老太太瞧着宁震,讽刺地问道:“不可?不可什么?不可和离还是不可让我们把婉清带回沈家,宁大人可要把话说清楚呀。”宁震连忙说:“不可带走我的婉清!”沈老太太脸上笑意更深,“好啊,既然舍不得那就和张家的这位和离,既是和离便不会影响到这位姑娘的名声,你们觉得呢?”

终于,宁长衡忍不住了:“你们不要太过分!”“过分?说着我都觉着好笑,是谁先把事情做到前头的,你们若是不仁就休怪我们沈家人不义!”坐在侧位的一声不吭的宁韦咳了一声,“你们沈家提的这个条件,本就是做不到的。老太太刚才你说,若是他们和离便叫我们继续把婚事办下去,可是和离之后还怎么能算婚事呢?这话本就是有问题的,老太太,你觉得呢?”沈老太太瞧着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宁韦居然一下子就抓住了她话里的把柄,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既是说这事情做不到,那就请你想个适合的法子来。”沈老太太瞧着宁韦。

宁韦想了片刻,说道:“若是沈家放心,便让孩子继续留在我们宁府,虽说你们疼爱孩子,可是她自小便是在京城长大,况且现在她才三岁。小孩子娇贵,经不得奔波,作为舅爷也是担心孩子去了那里会水土不服。若是你们不放心,那便派几个人来京城里住着能时常来看看她,一旦发现她在宁家受了委屈随时把她带回去,我们宁府绝不说二话!”

话说到这份上,沈家也逐渐松了口,“既然如此,望宁家说话作数。”沈老太太语气也不似刚才咄咄逼人,“若是沈家不信,我便找笔墨纸砚来签字画押,我们几位亲立字据!”沈家老太太点点头,允了。几位奴婢手脚麻利的摆上来文房四宝,宁震亲自写下宁韦刚说的话,签下了名字又摁了手印,宁长衡、宁崔氏、宁韦也都签字画了押,一切写完后,拿着画押的纸给沈家的人看,沈老太太看过之后摇摇头,“不成,还有一人没签字画押。”宁家几位正纳闷,除了他们几个还有谁,沈老太太咳嗽一声:“张大小姐,今日你嫁进了宁家以后便是宁家的人了,对吧?”

张静娴听见沈老太太叫自己,连忙应了一声:“那是自然的。”沈老太太使了个眼色,宁长衡会意,拿着纸递到张静娴面前:“侄媳妇,签下吧。”见着大家都想要她签字画押,张静娴只好点点头,签字画了押。最后给了沈家,沈家收好了这张纸。事已至此,沈家人手里有了刚立下的字据便不再为难他们,几人搀扶起沈老太太走了。

喜婆见着沈家人走了,松了口气,对着正厅的人说:“礼成!入洞房!”几个奴婢簇拥着张静娴回了洞房,宁家人瞧着张静娴回了洞房也松了口气。“事情结束了,请府上宾客们移步去吃酒吧!”府里的宾客也都陆陆续续去吃喜酒了。

>>>点此阅读《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全文<<<

转载请注明:《《腹黑嫡女:我在府里开织布厂》宁震 张静娴小说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