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炮灰女配天天盼着摄政王以身相许》亓姝 李员外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炮灰女配天天盼着摄政王以身相许

小说:种田

作者:锦鱼儿

角色:亓姝 李员外

简介:[穿书+空间+玄学+医术+乌鸦嘴]
  [双洁+甜宠+女强+宠妻+摄政王]
  身为风水大师、中医圣手的亓姝穿书了,坐拥超豪华灵泉空间,张嘴就能把坏人咒死。
  棺材里也能抱得美人?
  “美人,来呀,以身相许呀!”
  谁知美人是书中名震四方的摄政王。
  一把匕首抵在她脖子上:“想死想活?”
  她伸手捏住他的衣带:“想死去活来。”
  “不知羞耻!”摄政王脸一红,“怎劳烦娘子亲自来……”

书评专区

《炮灰女配天天盼着摄政王以身相许》第7章 顾郎没有以身相许,心情不好免费阅读

顾云蘅在亓姝莫名消失后,就一直在探索这里,一望无际,寸草不生,鸟兽尽无,也就只有那一汪弥漫着圣洁白雾的泉水。

他泡了这泉水以后,不仅重伤痊愈,内力还更加深厚了。

莫非这里是仙境?

那她岂不就是仙子?

许是他想多了,她分明是妖精!

亓姝的大脑在快速运转,到底该怎么糊弄过去呢?

有了!

“顾郎打听这些做什么?”她往前靠拢了两步。

亓姝缓缓踮起脚尖,纤细的双手搭在顾云蘅臂弯处,媚眼如丝,仰起头,堪堪凑到他泛红的耳垂下方。

“此处独属于我,世间除你,再无第三人知晓。”说罢,脚跟落回地面,捞过他一缕墨发把玩。

顾云蘅狠狠一怔,转而便沉下脸,“请自重。”

亓姝弯了弯唇角,规规矩矩与他拉开距离,“顾郎若再打听下去,我怕是不能让你离开此处了。”

尾音下沉,语气中尽显威胁之意,就连目光都倏地危险了起来。

顾云蘅凤眸微眯,周身氤氲着丝丝寒气。

两人僵持不下,气场竟也不分伯仲。

“顾某何时才能出去?”

“这便要看我心情如何了。”亓姝冲他眨了眨眼,小样,在老娘的地盘上,还能怕了你不成?

“今日,顾郎没有以身相报,心情不好。”

“不知羞耻!”顾云蘅又气又恼,硬是憋红了脸。

亓姝心里暗爽。

“小娘子,药熬好了,员外请您过去。”

丫鬟的声音在亓姝耳边响起,她忙应了一声,从管理员狗蛋那里兑换了一只小瓷瓶,装了一点灵泉水,头也不回就离开了空间。

洞房里。

除了李员外夫妇,秦墨阳和管家之外,只留了一个忠心的小厮。

烛光摇曳,室内昏黄一片,那碗汤药就放在桌几上。

亓姝端起来观察了片刻,命人把药渣送来。

直到确认无误后,她才取出那巴掌大的瓷瓶来,往汤药里滴了三滴灵泉水。

“小娘子,你这是何物?”

“这是阴阳水,”亓姝为他们解惑,“也就是天上未沾地的雨水和从未见天日的井下水,混合在一起,是为这副药的药引。”

说罢,便吩咐小厮去喂李肃服药。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李肃的反应,生怕下一秒就没了气息。

亓姝也在等,她想试出用灵泉水的剂量来。

而李肃也没让她失望,一刻钟后,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气味让人难以忍耐。

小厮差点儿吐出来,李员外夫妇也用衣物巾帕捂住鼻子。

秦墨阳用折扇也挡不住这气味钻进鼻腔,忍不住落荒而逃。

房门被推开后,气味也被冲淡了一些。

亓姝一手捏住鼻翼,一手替李肃诊脉。

“小娘子,我儿他可受得起这药?”

“娘子且放心,刚才排出的是污浊之气,正是此药的功效。”亓姝捏着鼻子,声音闷闷的。

她起身,将小瓷瓶交给小厮,嘱咐道:“以后每一副熬好的汤药里,都滴上三滴,切记一定不能洒了,你自己随身保管。”

小厮忙点头应着。

亓姝走到李员外夫妇面前,“此药对症。每隔半月,我会来请一次脉,以便调整药方和剂量。”

两人齐齐颔首,表示到了日子就亲自去洛河村接她。

做好医嘱后,亓姝看了眼小厮、李管家和李员外,欲言又止。

员外娘子忙把三人打发出去。

“其实,最重要的是……”亓姝凑到员外娘子耳边,略带羞涩,“切记要禁色,禁房事,说来也是难为情,娘子若是想要抱孙儿,怕是得两年以后了。”

亓念采,这就当作你这些年欺压亓姝换来的小小惩戒吧!

独守空房,才两年而已!

但愿你守得住,否则等待你的就是浸猪笼。

员外娘子一听,惊觉亓姝竟然这般自信,她竟还能有机会抱上孙儿!

感激涕零,连连称是:“小娘子放心!我一定好好监督,只是怕要委屈了念采。”

“娘子多虑,她被我那世母宠到天上去了,放肆骄纵,见识浅薄,还得娘子多多教导指点啊。”

亓姝笑意盈盈,眸色渐深,“说来,我也多亏世母教导。这不接近年关,世母替我接了些活计,赚两个铜板,生怕我与弟妹没新衣穿给她丢人。”

员外娘子一听,大为震惊,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哪里是教导,分明就是苛待!

“小娘子,若是你嫁到我们李家来,我定把你当女儿宠着,不让你受半分委屈。”员外娘子紧紧地攥着亓姝的手,语气中尽是惋惜。

亓姝垂下了眼眸,“娘子,这玩笑可开不得,我已经有婚约了,只待他守孝期一过,就娶我过门。”

灵泉空间里的顾云蘅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员外娘子道了句冒昧,两人又聊了几句,亓姝就告辞回房了。

书房里。

“此话当真?”

秦墨阳摇着折扇,站在李员外的书案前,“自然当真,外甥亲眼所见!”

“那阮氏竟然让亓家小娘子姐弟三人住了三年的牛棚?”李员外眉头紧蹙。

秦墨阳点头:“正是,那牛棚哪里是人住的地方,不说他们睡在草垛上,就连床被褥都没有。”

“还让她一年到尾给人家浣洗衣物,所赚银钱不是被亓大康拿去赌了,就是用在了亓招采上学堂时的节敬和束脩,就连你表嫂的胭脂水粉也是从她那里克扣?”

李员外说到这里,眼中盛满了怒火。

冷静片刻后,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他忽然睁大了眼睛,“那她这医术,又从何而来啊?”

秦墨阳摇着折扇的动作微顿,将手中折扇合拢。

“外甥明日便遣人去调查清楚。”

李员外抬手,正色道:“如若她真有法子将你表兄医好,不论她的医术从何而来,身份真假,总之都是我李家的恩人。”

随后话锋一转。

“你父亲从盛京递来书信,问你课业如何,你自写封信回复他。”

秦墨阳嗤笑一声,眸中泛着寒光,提步就要往外走:“再说吧。”

“墨阳!”

“表舅父,那老头子可不缺什么儿子,他哪有闲心写信问我近况?”秦墨阳勾唇一笑,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冷彻肌骨。

“你到底是他嫡子!”李员外无奈叹息。

“是嫡次子。”秦墨阳立马纠正,看了眼天色,躬身道:“天都快亮了,表舅父早些休息,切勿再操劳。”

门一推开,才发现地面上银白一片,寒风呼啸着,卷着纷飞的雪花。

李员外望着秦墨阳离去的背影,叹息着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墨阳也会是个风采卓绝的翩翩少年郎吧……

>>>点此阅读《炮灰女配天天盼着摄政王以身相许》全文<<<

转载请注明:《小说《炮灰女配天天盼着摄政王以身相许》亓姝 李员外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