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小说最新章节,武库令 吴老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安塞斯塔

角色:武库令 吴老卒

简介:魏正始十年,三国争霸仍在继续。
而在大魏,曹爽在权臣的路上越走越远,司马懿则在家中的病榻上越睡越香。
而此时,一个现代人的灵魂,穿越到司马麒的身上,以勇武和智谋终结这将近百年的乱世。

书评专区

用户61189581:不错不错挺好看

贰爷呐:很少有这么精彩的小说了

用户24897525:很不错的,我很喜欢

,又菜又爱玩:主角是要做项羽吗,以勇武和力量能终结乱世?马上打天下,难道还能马上坐天下?

《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第7章 武库免费阅读

武库的门口,一名老卒和一名小卒正在站岗,这一老一少怀抱着长戈,倚着库门,冻的是浑身难受。

年轻的士卒盯着老卒腰间的酒葫芦问道:“老吴头,还有酒吗?给我来一口,暖暖身子。”

老卒耷拉着眼皮,嘴里咂摸着滋味,不耐烦的答道:“没有,你小子年轻,冻不死的。”

年轻的士卒刚想要争辩些什么,突然感觉到大地仿佛在颤抖,连忙发问:“吴老爹,这是咋了,是不是地动了!”

只见那名吴姓老卒,猛然间直起了身子,手中的长戈指向前方,摆出了一个军中列阵时的起手式,眼睛死死的盯着街角,嘴里呼出一口寒气,“小娃儿,你快进去,敲钟,通知武库令,有人来了。”

“啥人啊?谁来了?大过年的谁会来这?”虽然心里有着许多的问题,可这小卒的动作一点不慢,扭身就打算开门进入武库。

“嗖”的一声,一支雕翎箭从街道的对面射了出来,正中小卒后脖颈,穿透而出,箭头把这小卒的身体牢牢的钉死在了武库的大门上。

霎时间,街道上冲过来无数的黑衣死士,他们行动迅猛,几步便冲到了武库门前。

在看到大批黑衣死士的时候,吴老卒便知道自己是死定了,单打独斗他心中不怵。

可眼前足有数千的黑衣武士,跑估计也跑不掉了,旁边被钉死在门上的就是例子,只能选择应战,也算对得起大魏给的那点粮饷了。

吴老卒用余光扫了眼被钉在门上的小卒,可此刻他已经管不了别人了,一名黑衣武士已经盯上了他,拔出了长剑。

黑衣武士的目光紧盯着吴老卒没有甲片保护的脖颈,一剑直刺过来。

吴老卒虽然在陇右杀过蜀寇,在北地讨过燕贼,但现在的自己太老了,已然年过半百。

唯一的优势就是因为看守武库大门而披挂着战甲,这可能是与对手换命的唯一机会。

想到这里,吴老卒用手臂上的腕甲护住自己的脖颈,另一只手舞动长戈,来了一招横扫千军,希望给自己扫出一片空地来,免得直接被黑衣武士们给围死。

“咚”的一声闷响,是木盾与长戈撞击而发出的响声,一名身材高大的死士,从侧边用巨大的木盾卡住了长戈。

吴老卒心中有些绝望,因为这样连换命的机会恐怕都失去了,只好果断放弃长戈,先用双臂保护自己的脖颈,再寻找机会。

可手持长剑的黑衣武士见吴老卒紧护脖颈,无法一击毙杀。便果断收招放弃,直接冲向其身后的大门。

这个举动让吴老卒心中一松。

可下一秒,刚刚吸收了红色光球,全身力气大增的司马麒,从死士身后冲了出来,趁着这老卒放松警惕的一刹那,快速找到了其甲胄的缝隙,用短剑狠狠的扎进了吴老卒的身体里。

随后,一记重拳打在了吴老卒的下巴上,使他为数不多的牙齿又飞出去两颗,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吴老卒被打飞出去,头磕在墙上,继而重重的摔落在地,他感觉自己应该是不行了,那一剑刺伤了自己的内脏,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他勉强的撑起身子,痛苦的倚在了墙边。

“吁”战马的马蹄声仿佛让吴老卒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关中战场,他费力的睁开双眼,发现一辆华丽的驷马战车停在了自己身前的不远处。

一个年迈的身影走下战车,望着武库,缓步而入。

墙边的吴老卒虽然遭受重击,眼睛被头上滴下的鲜血所模糊,但还是能认出这个身影。

正是曾经带领着他们这些魏国将士西御诸葛,南破孙权,北征燕贼的大将军司马懿。

司马麒看着司马懿走下战车,用手向前一挥,死士们撞开武库大门,蜂拥而入。

顷刻间,武库之中的厮杀声和怒吼声响彻天际,司马麒握着短剑来到门口,入目所视,武库与内库之间的空地已然变成了修罗场,数十具尸体倒在地上,鲜血夹杂着碎肉洒满了大地,还有更多的伤者在不停的哀嚎。

司马家的死士和武库守卫们在用长矛、长戈,互相的捅杀。

从场中的情况来看司马家的死士劣势很大,只有一些精锐死士才能得手,击杀武库守卫,比如驼背的花匠,在司马麒的注视下,他已经用竹枪捅死了两个武库守卫了。

可自制的木枪、竹枪毕竟没有制式的长矛、长戈好用,不仅攻击距离短,杀伤力也不足,另外没有甲胄的缺点,在此刻显得非常致命的。

但死士们训练有素,行伍严整,更是毫不吝惜自己的性命,往往一人倒下马上就会有人顶上去继续搏杀,场面上一时倒也僵持住了。

司马麒粗略的估算死士和武库守卫的伤亡比例,大概在八比二,平均四个司马家的死士才能换掉一个武库守卫,这让少年感到心疼和焦虑,虽然感觉自己力气和胆量都大许多,可是这种列阵搏杀,他拿着短剑却帮不上什么忙。

“住手!”随着一声沙哑的低喝,司马家的死士立刻停手,端着武器,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而对面的武库守卫虽然占着上风,可毕竟人少,又见到对面悍不畏死的样子,心生胆怯,也默默的退了两步。

死士队伍从中间打开了一条缝隙,司马懿缓缓的走了出来,战靴踩在湿滑的鲜血中,发出“啪叽、啪叽”的声响。

“武库令何在?”司马懿站在对峙的中央。

在武库守卫的身后,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人站立在台阶之上,看到满地的血肉和尸体,明显有些不适,强撑着喊道:“武库令在此,尔等擅闯武库重地,还不速速退去!”

司马懿把手伸进怀中,慢慢的从身上掏出个黄色的绢帛,举在半空,沙哑的声音却发出了震慑全场的四个字:“有诏讨贼!”

这一句话便让场上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武库令的脑子明显不太够用了,“大将军尚在城外,何来诏书?”

司马麒从死士中站了出来,用剑指着武库令大骂道:“放肆,汝辈心中只有曹爽,无有天子乎!”

“武库令接诏!”司马懿举着诏书,再次说道。

此刻,包括武库守卫在内的所有人都在盯着武库令,虽然大将军总摄朝政,声势滔天,可即使是最普通的军士也知道皇帝比大将军大。

武库令慢慢的走下台阶,站在司马懿的面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太傅,这是天子诏书?”

“接诏!”司马懿如鹰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武库令。

“噗通”一声,武库令跪在地上,举起双手,口中喊着:“臣,接诏!”

武库令用手接到“诏书”,打开一看,黄色绢帛的中间,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他马上意识到不对,刚想喊些什么,只见绢帛的中间被破开了一道口子,宝剑的寒光从这道口子中直刺武库令的咽喉,剑尖插入其脖颈足有两寸,司马懿手腕微微发力,把其咽喉搅得粉碎。

鲜血从武库令的咽喉处喷涌而出,洒在了黄色的绢帛上,与先前战斗中洒落的鲜血混在了一起。

武库令倒在地上双手用力的捂住脖子,可血液从他的指缝中不停的流下,直到他浑身颤抖着彻底没了声息。

司马懿抖了一个剑花,甩掉了宝剑上的鲜血,抬头看向了武库守卫,用沙哑的声音吼道:“奉天子诏令,讨伐曹爽,放下武器者,一概免死!”

司马昭拔出长剑,迅速的登上内库门前的台阶,高声喊着:“弃械!”

“弃械!”

司马家的死士们顶着木盾,默默前进,挤压着武库守卫们的活动空间,逐步逼近的木枪已经快要顶上武库守卫们的胸膛了。

武库守卫们看着眼前的情形,心里犹豫着该如何是好。

只见一名伯长见武库令惨死,口中高喊道:“兄弟们,随我杀贼啊!”言罢,把手中的长剑指向司马家死士。

听到伯长的话,不少武库守卫蠢蠢欲动,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司马麒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枪,快速瞄准,用力一掷。

木枪一闪而过,再看武库守卫伯长已经被钉死在内库的大门上,鲜血从其腹部的伤口涌出,他眼睛睁的很大,死死盯着前方,嘴巴也张的很大,想要说些什么,可都做不到了,手中的长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司马麒看到自己一击得手,当即大吼一声,“弃械!”

片刻之后,“哐当”“哐当”声不绝于耳,长矛和长戈扔的遍地都是,武库守卫们低着头,胡乱的站到两旁,露出了身后的内库大门。

>>>点此阅读《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全文<<<

转载请注明:《《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小说最新章节,武库令 吴老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