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少云 铁柱《鬼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鬼伥

小说:悬疑

作者:乙木贤

角色:吴少云 铁柱

简介:中元节,民间俗称七月半,从古至今人们都会在这天祭上祖、放河灯、祀亡魂、拜诸神顶礼众生。我妈在这天生我,可所有的接生婆都不敢来……

《鬼伥》第7章 深山孤村免费阅读

我们回到了吴少云家,这有钱就是不一样,大别墅豪华的很嘛!

吴少云在浴室里洗澡,我看他的房间里摆放着许多辟邪法器,什么桃木剑、铜葫芦、破煞锁、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啊!

我开门进了浴室,吴少云正在赤身淋浴,突然他大叫一声神色慌张地蹲在了地上:“你赶紧出去,我洗澡你进来干嘛?”

我顿时哈哈大笑:“咱们都是男人你害羞个屁啊,你长那玩意儿我没长是咋地!”吴少云脸变得通红:“你赶紧给我出去,你在这我洗不好。”

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这道符太奇怪了,到底是属于什么门派?

这时吴少云围着浴巾出来了,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你这大总裁毛病就是多,哪像我这粗人皮糙肉厚的不怕看。”

吴少云点起一支烟坐在沙发上:“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生活,不习惯身边有人在。”我 撅了一下嘴:“你这么年轻就当总裁了也很了不起,讲究多点也很正常”

吴少云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哀伤:“我爸做房地产发的家,在我小时候他和我妈总吵架,后来他们离婚了,在此之后更没人管我,从小到大的每个夜晚我都很害怕,害怕安静和黑暗,只有这些辟邪法器能让我心安,我爸前些年去世了,我得扛起这个担子,不能让这公司垮掉。”

听了他的一番话,我也没那么讨厌他了,我拿出在洋房里收集的红土和十三爹指甲里的红土交给了吴少云。

我双眼凝重地看着他:“你人脉广,帮我找个明白人查查这两种土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少云一脸认真地说:“这个好办,但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是当我的私人助理,我不会亏待你的,三姥爷生前的头些年还帮我看看风水之事,后几年就有些糊涂了啥事都不管,你这么厉害,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一撇嘴:“和我讲条件是不,那算了我不用你帮忙了。”我转身要走,吴少云一把抓住我的手笑嘻嘻地说:“老弟,别这样,咱都是一家人,我今年25,可能比你大,以后咱就是好兄弟。”

我得意的又坐下:“我今年20比你小,以后你就当大哥吧,既然是一家人了,先给我拿点钱,老弟也得吃饭是不!哈哈哈……”

吴少云脸色铁青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你真是个狡猾的小人!”

到了第二天,吴少云把土交给一个做地质研究的朋友,他把这两种土拿到实验室进行化验和分析。

结果这两种土所含的成分一模一样。这土叫红粘土,是含碳酸盐类的岩石,经过温湿气候条件下风化沉积形成的,只有向南二百里的阴家沟一带有少许这种土。

但奇怪的是,这两种土的样本里都掺有草木灰,朱砂和动物骨粉。

我写了好多符咒,准备好多驱邪的法器,吴少云一看我这架势就慌了,说啥都不和我去,那天晚上他胆子都要吓破了,可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了。

可我用三姥爷压他,最终我俩还是向阴家沟出发了。

吴少云开着车耷拉着脸,满脸写着不耐烦:“我就是欠人家的,老话讲的好啊!吃进去的就得拉出来。三姥爷帮过我家,我现在就当回报他吧!”

我们长途跋涉走了好远的路才到阴家沟。这就是个荒凉的大山沟子,道路泥泞不说还直迷路。

天色越来越黑了,正好前面有个小村庄,我俩就把车开到那落脚。

这个村庄可真奇怪,家家户户大门口都系着一块红布条,而且大道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我俩在村里转了半天,连个小卖部都没找到。

突然前面有个抱柴火的老大娘,我赶紧下车向她走了过去。

我一脸亲切地看着她:“大娘我是路过的,你们村里有小卖部吗?我一天没吃饭了,想买点东西吃。”

大娘神色慌张瞪大双眼:“你别说话,快点和我进屋!”这大娘怎么神神秘秘的?

我们把车停在她家门口,就跟着进了屋。大娘急急忙忙地看了眼钟表,赶紧出去把外面的大门锁上了。

她的这一波操作,属实让我们心里紧张起来。

大娘到厨房里端了一盆大米粥,我赶忙上前接了过来。大娘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双眼:“你这是咋弄的嘛?”只要第一次见到我的人,都会先问我的眼睛,我耐心告诉她:“大娘,我出生时就这样。”

我们三人坐在饭桌前准备吃饭,吴少云看着桌上的农家饭一点食欲都没有,我向他翻了个白眼爱吃不吃,我都好久没吃农家饭了,倒是馋的够呛。

我边吃边说:“大娘,你们村里门上系红布条干嘛呀?大道上还没有人。”

大娘叹了口气:“我们这村叫阴家沟,最近这村里可不太平啊!自从铁柱上吊死后,这半年来接二连三的有人惨死,而且都是横死的,太阳一下山大家都不敢出屋,门上系红布也是想冲冲喜。”

我听了大娘的话,感觉这件事还真挺邪性。吴少云使劲踢了我一脚,暗示我不要多管闲事。

我一个劲的给大娘夹菜:“大娘你们这哪有红粘土啊?”

大娘一听红粘土三个字脸色瞬间变得惊慌起来:“你们千万别去碰那红粘土,很不吉利的!在后山脚下只有一小片红土地,那红土地就是个无名老坟,听老辈人说呀,过去没这村子之前就有那老坟,而且我还听说铁柱在生前就去过那。”

我心里越来越好奇,好像有无数个谜团在那等待破解。

我笑着对大娘说:“大娘您家人哪?咋就您自己生活哪?”

大娘眼睛有些湿润了:“我老伴前些年去世了,还有个儿子,他和媳妇离婚后就出去打工了,可是他都不咋联系我,只有要钱时给我打电话。我夏天种点菜去镇里卖还能赚点钱,现在腿总是疼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我的眼角流下了泪水,看着面前的老大娘又心疼又生气:“您儿子就是让您惯出了毛病,多大了还啃娘,你以后一分别给他。”吴少云在一旁不停地“吱吱!”笑。

吃过饭我摸了摸大娘的脉搏,又看了看她的腿,原来是有挫伤,我从包里拿出一排银针。吴少云看到针瞪大双眼一脸惊讶:“你小子行啊!还会这个。”

我得意地瞟了他一眼:“我十三爹就是干中医的,从小他就教我。”

我给大娘正了骨,用银针疏通了经络,她的腿轻松了不少。大娘高兴地摸着我的头:“孩子你可真有本事,心还这么善良,以后你会有好福报的!”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地呼喊声:“来人啊!张发跳井啦……”

>>>点此阅读《鬼伥》全文<<<

转载请注明:《吴少云 铁柱《鬼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