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明 胡立小说《我的修仙葫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修仙葫芦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椒盐柠檬

角色:高天明 胡立

简介:平凡少年高天明一无背景,二无资源。
厄难当头的头却在某个夜晚否极泰来,得到逆天宝物。
从此他夺气运,争机缘。
走出一条装逼打脸夺运势的成仙大道!

书评专区

《我的修仙葫芦》第7章 聪明的胡立免费阅读

夺取气运是造化葫芦最基本的功能。

葫芦持有者只要击败一个个体就可以剥夺对方一点气运。

这个击败分很多种,杀死、挫败、制伏等等,方式有很多,夺取的气运多少也不一样。像高天明打翻几个小混混那样的夺运是最为普通的,掠夺来的气运也是最少。

气运不会直接附加在高天明身上,而是被葫芦直接吸取,正如之前所说,这个葫芦是个吃货,它得先自己吃饱才会反哺主人。

将葫芦托于掌心,高天明闭目略一感应,却见葫芦内部有7团白色气体静静漂浮在葫芦最底部。

“最普通的七缕白色气运……少了点,不过这两三天之内不必担心它会吃我的气运了。”

这般想着,高天明郁闷的心情多少回复了一点。

……

天都市。

天空乌云密布,雷霆滚滚,风雨欲来。

天都郊外某座巨型庄园最深处,一座古色古香的七层阁楼坐落于宽大精美的庭院之中。

庭院,一步一景,曲径通幽,华美精致。

阁楼雕梁画栋,奢华异常。

阁楼最上层的静室中,有一人盘坐于蒲团,他的四周好像有无形的能量覆盖,没人看的清他长什么样,甚至看不出是男是女。

嗡嗡嗡。

一只黄黑相间的小蜜蜂不知怎的顺着静室的窗口飞了进来,可它刚飞进室内下一秒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撵成了微尘。

如果高天明出现在这里,那他肯定会小小的惊讶一下。因为这是修士的手段,而且还是小有所成的修士才能使出的能力。

“哎。闭关三年却无丝毫长进。也是,修炼到我这个地步,武道寸进半分都是奢望。”静室中那人自言自语道。

说罢,他抬手打散覆盖于周身的气,露出了真容。

却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他身穿白色练功服,有内功大成者稳重自然、威严不漏的气象。

老者轻叹口气之后便站起身来打算结束这趟闭关,就在这时,屋外异变突起。

只见庭院内的哗哗落下的雨水突然瞬时间旋转起来,然后化作一道数丈高的龙卷直直轰向阁楼。

若是打中,龙卷席卷,庭院之中的假山都被吹倒,这种威力,一旦撞上阁楼,只怕整栋阁楼都会被拧成一团麻花。

“嗯?”

老者先是一惊,随即抬手一掌轰出,一道强烈的掌力炸出与水龙卷,两者纠缠之后直接炸开,爆裂的水滴击打在庭院之内的花丛树木上,直接将它们打成了筛子。

老者从窗外飞出,他立于庭院的假山之上喝道:“何人敢到我王家撒野?”

声音化作波浪四散开来,方圆几里都能听见。

没人回应。

老者气机四散,感应四周气息,却也没发现任何人。

凭他的能力,当世能遮挡住他探查的人不超过两手之数。

“此人会是谁呢?”

就在老者皱眉苦思之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别想了,本座在这里。”

老者一惊立刻回头,却见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长发男子站在离他不足3米的阁楼吊脚房檐上。

此人气度非凡,但老者从没听过武林中有这号人物。

不单是没听过,这人的样子很奇怪,虽然有质却好似无形,身形模模糊糊、扭曲如水中倒影,好像随时会消散。

“阁下是何人?”

“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桩机缘送与你,你可愿意与我交易?”模糊的青衫道人淡漠开口道。

“哼,阁下未免太过无礼。”老者背负双手淡淡开口道。

“呵呵,我自天上客,视尔等如蝼蚁有何不可?”道人轻笑道。

“好大的口气!老夫承认你手段神奇。但说是天上神仙,未免口气大了点吧?”

道人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不再为这种事争辩。只见他手做剑诀状,对着庭院围墙开始挥动起来。

他手指移动间,庭院围墙便响起沙沙沙的摩擦声。

墙头白灰落下,道道字符显现。

老者低头望去。

只是这一眼,老者就在挪不开视线。

“这是……功法?”

片刻之后,道人停止动作答道:“没错,你通过了本座的考验,这部功法就算是送与你的见面礼。待你完成我交代的任务之后,我在传你一套与之相辅相成的武技。”

看着墙壁上刻画的功法,老者面色几度变幻,仅仅只是看了几眼,他就觉得自己二十年的武道瓶颈有了松动。

于是他毫不犹豫道:“阁下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昨夜有一颗陨石坠落在华夏南部,我要你找到那块陨石。”道人淡淡道。

找陨石?

“阁下手段层出不穷,放在古时,即便是高手如云的皇宫内院也是予取予夺、随心所欲,为何要找在下?”

不知不觉中,老者已经被这人的手笔折服,无形之中略微放下了身段。

“本座自然有本座的的道理,你只需要回答本座找还是不找就可以了”

老者沉默片刻之后,他点头答应道:“可以。”

与他得到的东西相比,只是找一块陨石的话对于他的身份地位来说其实并不难。

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动手,只要吩咐一声,家族的人自然会把事做的妥妥当当。

“很好。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找陨石的不止你一个,若是你手脚慢了被人夺走,可别管我翻脸不认人。”

道人刚丢出甜枣又给了个大棒。

“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华夏,敢跟我抢东西的人屈指可数。”

老者怡然不惧,在华夏,能跟他过招的不少,但敢跟他抢东西的还真没几个。因为他有的不光是自身的实力,还有滔天的权势。

“我知道,这也是我选中你的原因。我给你半年时间,半年之后我会来取走东西。”道人一边说着,身形逐渐消散于天地之间。

“竟然有如此手段!”老者惊叹。“能让这等人物惦记的东西绝对不是凡物!”

……

转眼已是两日过去。

高天明这个周末一直待在宿舍里没出去过。

“呼!”

吐出一口浊气,他完成了今天的吐纳。

睁开双眼,看向门口方向,有一人正奇怪的打量着他。

高天明道:“有事吗?”

“我说高天明,你最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算了,我是想问今晚有没有空,我打算去看拳赛。”

说话之人也是一个少年人,他叫胡立,高天明的室友之一。

这家伙身高不低,十七岁便有一米八左右。

他留着寸头,鼻子高挺、眼睛细长,说白了他长的就像一只狐狸。给人的印象是狡猾,总让人觉得他在盘算些什么。

而事实也却是如此,在高天明的印象中,胡立家境还不错,但高中毕业之后却没上大学,后来听跟他相熟的同学说是去跟人做大买卖去了。

具体做什么不知道,但高天明能感觉到这家伙不是做正经生意的,因为他的具体业务就连他的死党也不清楚。

高天明皱眉道:“我对热闹的地方没有兴趣。”

“唉,别这么说嘛。那个拳赛的门票可是我费了老大的功夫才弄到的,本来是打算跟方涛去的,结果那小子星期五一放学就没影了。你再不去的话,我手里的票就浪费了。”胡立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晃了晃。

高天明目光扫了一眼那两张票,却见其上空空如也,只有红色的票身以及白色的票根,票身处用黑色字体印有“门票”两字然后盖了个大红章,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你那个不是什么正经拳赛吧?”高天明似笑非笑道。

“嘿嘿。”胡立得意一笑,然后压低声音道:“这是地下黑拳的门票!厉害吧?看正规拳赛有什么意思,那些个王八蛋一个两个都是演戏的高手。那像地下黑拳,两方的拳手拳拳到肉,鲜血横飞,刺激的不行。而且那些个看比赛的小姐们一旦高兴了说不定还会甩些什么胸衣啊之类的上台别提多嗨了。”

地下黑拳,实际上高天明做为土生土长的海城人自然有所耳闻。

传说这个比赛由一个相当有背景的大人物举办,而且听说时不时就会闹出重伤乃至人命的消息,比赛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我还是没有兴趣。”高天明摇头道。

看几个普通人打架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寝室修炼,要知道他现在一无所有,在不修炼,高天明当真是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要是平常也就罢了,可现在他霉运缠身,没有实力傍身只怕寸步难行。

胡立见高天明态度坚决,当即便是没好气道:“行。你就在这里继续当你的和尚吧。这么好的长见识的机会都不去,活该你打光棍。我听说今晚好像还有什么大人物要用一颗血红色的会发光的珊瑚做局呢……”

“你说什么?”高天明突然打断他道。

“我说你继续念经吧。”胡立没好气道。

“我问的是会发光的珊瑚是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具体是什么我也没见过。哎,听说那东西价值千万呢。那玩意要是给我就好了,有了一千万我直接包下整个丽春院,左手一个搂一个、右手搂一个,下面一个,上面一个……”

“我跟你去。”高天明突然说道。

“哦?”胡立闻言停止YY,然后笑道:“哎,这就对了嘛,小爷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只是这门票很贵……你多少出点?我好歹花了两千块呢!”

高天明直接换好衣服然后丢给他二百块道。

“就这么多。”

“这么点……行,我就吃一点亏。谁让咱大方呢。”

胡立表面做肉痛表情,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因为他手里的门票其中一张根本就是他自己做的,没花一分钱。毕竟这玩意没有什么复杂的工序,只是一张红白相连的纸张而已,再去弄个印章盖上去,万事大吉。

“得,只要今晚高天明不被丢出来,那我这假门票的生意说不定就可以发扬光大了。”

他的算盘打的很好,他自己拿真门票,假门票则给高天明。一旦假门票被认出来,那倒霉的也是高天明,其他事情与他何干?

“总之无论如何,我都是上上大吉。”

……

是夜。

一辆计程车稳稳的停在霓虹荡漾的丽春院门前。

高天明和胡立下了车便往丽春院外部电梯走去。

今天是星期天周末,作为本市最红火的娱乐场所,丽春院的人格外的多。

“灯红酒绿迷人眼,却不知酒色财气都是过眼云烟。”高天明突然发出一声感叹,

胡立扫了他一眼,不屑道:“酒色财气是过眼云烟?人这一辈子活得不就是这些吗?否则人过一辈子有什么奔头?”

“呵呵。”高天明轻笑一声,不与他多做争辩。

“这家伙这两天怎么神神叨叨的。”胡立见状不由得嘀咕。

撇开其他不谈,胡立轻车熟路的带着人乘着电梯来到丽春院地下三层。

这里对外是地下车库,但实际上,这里早就被幕后老板改成了地下擂台的场馆。

经过一条被特意装饰成暗红色的长廊,高天明二人来到场馆入口。

这里有人把守,是负责验票的工作人员。

胡立当先走到那负责验票的年轻人面前,然后将自己的票递给他。

那年轻扫了一眼胡立,将票根撕了之后便示意他可以走了。

高天明有样学样,也将票递过去。

那年轻人依旧是重复刚才的动作之后,没有发现这张票的异常。

胡立见状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可以,看来我的财运来了!”

>>>点此阅读《我的修仙葫芦》全文<<<

转载请注明:《高天明 胡立小说《我的修仙葫芦》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