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语臻 陈妈《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三更起来拔香菜

角色:沈语臻 陈妈

简介:【爽文+强强联合+甜炸的总裁追妻+1v1+萌宝助攻】
姜时禹想了一辈子的女人是他的前妻,只拥有过三年,便再也戒不掉了。
沈语臻是三流的富二代,二流的姜太太,一流的女法医。
纵使姜太太强势还嘴硬,但奈何姜太太又甜又A,姜总除了玩命宠着,别无他法

书评专区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第7章 没人会一直原地等她免费阅读

“太太,醒了吗?”

是保姆陈妈,沈语臻离婚之前,陈妈一直在湘江公馆帮忙,现在回来帮忙,估计也是姜时禹要求的。

“嗯。”

沈语臻懒洋洋的用鼻音回答。

“进来吧陈妈。”

陈妈推开门,眼神恭敬,很快自觉看向衣帽间。

既然有外人来了,沈语臻也不好继续赖床,只好拖着被擀过的身子,不紧不慢的起身。

随意套了一件姜时禹丢在地上的深色睡袍,光着脚走向洗漱间。

陈妈的余光不受控制的跟着沈语臻的脚尖移动,三年没见,少奶奶的风姿越发卓越了。

细白的足部踩在厚实的地毯上,脚踝处的青筋沿着细长的脉络延伸,陈妈暗自感慨,连脚都生的极美的美人,少爷竟然还想要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

哎,上流社会的婚姻总是格外的随便,分合随意,还是寻常人的婚姻踏实点。陈妈想到这里,看向沈语臻的眼神又多了一分怜惜。

沈语臻从房间出来的时候,陈妈已经将早餐摆好在餐桌上了。

沈语臻看了一眼桌上油腻的餐包,只觉得胃口在翻腾,瞬间没了坐下来的欲望。

看到沈语臻没有吃早餐的意思,陈妈连忙叫住往外走的沈语臻。

“太太,就是难过也要吃早餐的嘞,不要饿坏了身子。”

沈语臻微微蹙眉,不明白她哪里不开心了?

“我没有难过阿陈妈,我有事着急要走,早餐我自己打包就好,你还有以后不用叫我太太,叫我语臻就行。”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还叫不难过?”

陈妈对着沈语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叹了叹气,转身回厨房了。

北城警察局。

“老大你来了。”

沈语臻前脚刚踏进警局,吴深这个狗腿子后脚就冲着沈语臻叫的那个亲近。

沈语臻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

“好好说话,有什么发现?”

吴深立马老实,赶紧交代自己的发现。

陈一凡被老鼠咬死在面部的理由不难猜测和推断:奶茶味的毒品有甜味,但问题是同样吸食了毒品的张阿霞为何无事,这没道理啊。

于是沈语臻决定再次解剖陈一凡的身体,在他的手臂处发现了一个被化学物品腐蚀过的伤口。

“我提取了陈一凡这个部位的组织伤口,经过一番艰难的对比检测试验,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化学物品是氯磺酸。”

“氯磺酸?”

沈语臻听到这个名字,有一瞬间的诧异。

氯磺酸别名盐酸甘胺酰胺,是制取药物、染料、农药等原料之一。

它的性质不稳定,别说遇醇遇酸分解了,就是遇潮遇热都极其容易在空气中生成硫酸和氯化氢,具有极强的吸湿性饿和腐蚀性。因其储存条件苛刻且谨慎,除了实验室和化工厂,一般人很难搞到氯磺酸。

“他一个文科生怎么可能有氯磺酸?”

“对啊,我也好奇。”

吴深附和道。

“就算是参观理工科实验室,也绝对不可能接触到密封保存的氯磺酸。而且,根据他的皮肤腐蚀程度,我推测皮肤测试的可能性极大。”

“皮肤测试?是他自愿的还是被迫的?要是自愿的,他一个名牌大学生,不可能不知道化学药品灼伤人体的不可控性。要是被迫的,那后面盘根错节,就属于刑警要查的了。”

说完,沈语臻拿着报告,迈着大长腿去找方运承。

沈语臻才推门进来,方运承立马嘴贫。

“哟,前嫂子这么早就到了啊,看来前嫂子还不算缺德,知道陪着同事们浴血奋战。“

“有空在这里嘴贫,不如查查陈一凡的人际关系,看看有没有一个学化工的,希望方队到时候还有闲情逸致调侃我。”

沈语臻将手上的报告丢到方运承的面前。

“啧啧啧,沈小姐火气也太大了吧,看来阿禹跟许萌萌订婚的消息,确实刺激到你了。”

“什么?”

沈语臻有一瞬间的晃神。

“对啊订婚。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新闻才火药味十足的吗?”

方运承拿起报告粗略的翻了翻,含笑看向沈语臻。

“虽然你现在是回来了,但当初,也是你一言不发就离开的,说撇下就撇下,想捡起来就能捡?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

沈语臻思绪一凝,偏头看向别的方向,脸上恢复了淡漠。

“我没这么想,祝他幸福,我先工作了。”

沈语臻几乎是夺门而出逃出方运承的办公室,找了一个无人的顶楼,这才大口大口的喘气。

缓过神后,沈语臻掏出手机搜姜时禹的新闻。

新闻爆料上赫然的写着:姜家幕后掌门人姜时禹凌晨与女明星许萌萌共赴国外,据知情人爆料,两人这次同往c国商定订婚的场所。

……

正午的阳光耀眼,仿佛上午还照过湘江公馆的狼藉,这会就刺眼的让人想流泪。

沈语臻盯着姜时禹的联系方式,脑袋嗡嗡的,想要质问姜时禹都要订婚了,昨晚还跟她发生关系,这算什么意思?

终究没有拨出电话,只是指甲掐着肉,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待情绪平静下来,沈语臻支撑着身子要往下走的时候,一个特定的铃声将她的思绪往下拉了拉。

“喂。”

“我回来了。”

“嗯。”

沈语臻麻木的看了看高处的蓝空,没有任何波动的回答。

“知道我这次为什么回来吗?”

电话那头平静的声调,带着轻微的质问。

“不知道。”

“不管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晚上过来我这里一趟,明天跟我回c国。”

电话那头终于耐不住性子跟沈语臻盘旋了,下了最后的通牒。

“我在北城还有事,你先回去。”

沈语臻清清嗓音,淡淡的说。

“你能有什么事?除了姜家那个不上档次的儿子,在北城,你能有什么正经事?”

短短几句话,将姜时禹和自己贬的一无是处。

“没有,不是因为他,我有自己的事。”

深知江诗梅的脾性,沈语臻不想跟她继续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没有事我就挂了,我还要忙。”

作势要挂掉。

“你敢。”

电话那头瞬间震怒,全然没有方才的平静祥和。

“我才说你几句,你就不耐烦了,还说不是姜家那个小子蛊惑你,跟你爸一样没出息。”

“你闹够了没有?”

>>>点此阅读《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全文<<<

转载请注明:《沈语臻 陈妈《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