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瞻 字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傲雪明千里》最新章节

小说:傲雪明千里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陌雨疆良

角色:明瞻 字明

简介:常言道:人的命天注定,有人天生就注定不凡,有人注定就默默无闻;有人不甘平凡,誓要闯出个名堂;有人成功,就有人失败。总结起来就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人的一生所要经历的一些事情,其实在冥冥之中以做好了安排。藩王以“清君侧”的名义发动了一场武装政变,玉清观众弟子为保证江山社稷全部下山守卫京都,只留下了两个小道童看守道观。没想到此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傲雪明千里》第7章 诡异在此刻悄悄发生免费阅读

次日的比试现场,官兵里三层外三层的把整个镇子围了起来,盘查的极其严格,不过门派都是成群结队,身上有明显的门派标识,所以有没有外人混进去,也好查验。

竹风虽然受了重伤,但常年修习道法,身体并无大碍,但明瞻担心他的伤势,所以让他好好在军营养伤,自己带着两个护卫来到了天盛楼。

今天的比试和昨天比,大同小异,但有几个门派吸引了明瞻的注意。其中一个是五毒门,从门主到门徒都是女性,身上都穿得深绿色立领短衫,戴着白色的面具,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铁爪帮,据说帮内弟子都是把自己的左手砍掉,专门装了一只精铁打造的铁手,不仅力大无穷,而且五指十分锐利,但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为了一只铁手,居然把自己的手剁掉,让人很是不能理解。聚财帮,顶多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但是脑子都极其好使,而且做生意都是一把好手,南北很多紧俏的生意,都有聚财帮的身影,所以他们很有钱,手里有很多让人垂涎欲滴的神器宝物,以及闻风丧胆的打手。小刀会,全是一帮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手里也没什么神兵利器,但手极快,因善于用小刀割开别人包袱窃取财物,所以是官府重点打击的对象,这次来完全是被官府强迫来凑数的。

其实这些外功门派知道自己不是这些内法名门大派的对手,这次来参加斗法大会,一是官府强迫,不得不参加,二来,就是不入流的门派也想争个一二三,在外功门派里抖抖威风。所以说白了,第一场参加的这些人基本和斗法大会无关,他们也不会修真,也不会法术,充其量就是让斗法大会热闹热闹,充个人数,仅此而已。

明瞻看着这些所谓的乌合之众,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虽然他们不会法术,但在日后也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如果能用好了,那可省不少事了。

真正的玄门大派此时正在各个茶楼里喝茶聊天,有的在酒楼里买醉,仿佛外面斗法大会和自己半毛钱关系没有。能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派,除了有过人的实力,强劲的法术,优秀的门人弟子,还要有文化底蕴。鲁班门里有能人,仙法邪术应有尽有,此次鲁班门里的人是过来挑战自己的老对手墨家机关术的嫡传后人。

龙虎山天师府,正经的玄门大派,此次也紧紧是派了几个稍微优秀点的后辈。茅山道法,以符篆为看家本领,很多外功门派的掌门皆是出自茅山。太清宫和玉清观的观主是同门师兄弟,太清宫掌教是崂山仙法的传人,真正的活神仙,这次也仅仅是派了几个小徒弟。他们不是不重视斗法大会,而是为了给玉清观面子,大家都是玄门正道,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

除了道教的各个修真大派,还有佛教的禅宗和密宗其中以法华宗的僧人道行最深,号称佛法无边。

当然,内法修真不止佛道二教,还有不少隐世的门派,或者和佛道之外类似于鲁班门一类的门派都有各自的修行法门,最隐秘的当属魔教,这次大法大会没有魔教的身影,往年斗法大会魔教的人都会来凑热闹。魔教是个统称,只要和正统门派修行不合理的,做过什么伤天害理、助纣为虐的都被正道称为魔教。

魔教当中以明教势力最大,影响最广,实力最强,但最后成功洗白,也不能说洗白,应该是解散了。自此所谓的魔教余孽各自为营,拉起势力,有的占山为王,有的落草为寇,更有煽动老百姓造反的,不仅让正道不齿,朝廷也多次派兵绞杀过,带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根本灭不完。

大法大会主要是比试自家门派的法术修为,但

外功门派哪有什么修为,全都比谁的法宝好,谁的神宠灵兽厉害,谁的骨头硬,谁符咒写得快。倒是挺热闹,看台下的老百姓也多,很多人看这些门派,都押了不少的钱,各大赌坊每天那银子白花花的往里进,就数聚财帮乐得合不拢嘴,这里面最大的钱庄和赌坊都是聚财帮的。聚财帮也是唯一一个派自家打手上台的外功门派,当然自家的打手也是聚财帮的人,只不过相当于劳务派遣,不是正式工,正式工都是各地的商贾贵胄,至于帮主,有说是沈三爷,也有说是曹三爷的,反正没人见过。

现在就剩下十几个门派没比了,要比完,不出意外也就到深夜了,那个抽到二十六号的门派是海沙帮,但被聚财帮花重金给买走了,海沙帮虽然没进入第二轮,但也不虚此行,要是他们知道第二场比试会经历什么,就会觉得海沙帮其实是最大的赢家,当然,仅限于外功门派。

明瞻在三楼观景台看着台下的比试,火神犬无精打采的趴在明瞻的椅子背后,两个护卫则密切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严防有人再次搞一场刺杀行动。

天盛楼的老板娘就是那个妖娆的女子端着酒菜上来了,其中一个黑衣护卫拦住了老板娘的去路,接过饭菜并用银针试毒,老板娘翻了个白眼下去了,黑衣护卫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后,才端到了明瞻一旁的桌子上。

明瞻看了一眼酒菜,“要是最后获胜的是个和尚,难不成我也要去当和尚不成?”黑衣人插话,“少爷,您太爷爷当年就是当和尚出身的。”明瞻一抬手,“不用你告诉我,我爷爷没事就拿我太爷爷的光辉事迹教导我,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我倒不是怕当和尚,大不了学成还俗就好了,主要是忍不了那些清规戒律。再说了,我老师就是个和尚,我再找个和尚,那成何体统。”

“施主,你要是愿意,可以做俗家弟子的。”

黑衣护卫一愣,身边哪有人,明瞻也站了起来,环顾四周,不知是谁在说话,火神犬依旧趴着,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施主,你往对面看。”

三人顺着声音往对面的茶楼看,一个身穿白色僧袍的小和尚正冲着三人挥手。明瞻吃惊的转头看向黑衣护卫,“这到对面茶楼,起码百丈有余吧!他是怎么听到咱们说话,还能把话传过来的?就算他有千里眼顺风耳,下面那么吵,咱们离得近有时候都听不清,他离得那么远……真是高人。”

两个黑衣护卫面面相觑,“要不要请过来问问?”明瞻一摆手,“此等高人,咱们应该亲自过去。”

“施主,不必起身,小僧已经过来了。”话语刚落,小和尚已经到了三人跟前,黑衣护卫立刻护到明瞻身前。小和尚双手合十,“施主不必惊慌,小僧乃天台寺的僧人,法号慧尙,奉师父之命,前来参加斗法大会,听闻施主想拜师学艺,前来指点一二。”

明瞻推开两个黑衣护卫,同样双手合十道:“小师傅不必拘礼,只是这天台寺是何门何派,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慧尙面带微笑,“施主没听说过也正常,天台寺乃智者大师所创,原来叫赤城寺,最近才改名叫天台寺。”明瞻点头,“原来是这样,你在天台寺学艺多久了?居然学得如此神通。”慧尙口诵佛号,“施主见笑了,此乃雕虫小技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两个黑衣护卫一脸黑线,这种绝技都是雕虫小技,那我们辛辛苦苦学艺这么久,才成为世上顶尖的护卫之一,那岂不成小孩过家家了。

慧尙接着说道:“我佛大开方便之门,既然我们能再次相遇,实在是有缘,佛渡有缘人,这是咱俩的造化,如果施主有兴趣,可以来天台山,我们随时恭候大驾。”

其中一个黑衣护卫低声对明瞻说:“少爷,这智者大师可是法华宗的创始人,法华宗在佛教可是大大的有名,在修真教派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教,供奉的是地藏菩萨,学得也是驱鬼降魔的硬本领。”

一听驱鬼降魔四个字,明瞻对慧尙双手合十,面带微笑的说道:“他日定当登门拜访。”慧尙回礼,“那就不打扰了。”说完,身形一晃,一朵白色莲花从天而降,慧尙消失在了原地。慧尙刚走,明瞻坐到椅子上,“驱鬼降魔?开什么玩笑,我以后面对的可是千军万马,又不是妖魔鬼怪,我才不要去那里浪费时间。”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还有几个门派没有比试,大家看到后面也没什么热情了,只想的赌对赢家,好多赚点银子,那可就真不虚此行了,毕竟这些小门小派的挣钱不如那些大派挣钱来得容易。要知道那些名门正派不是道观就是寺庙,不仅不用交各种的税,还有大片免征税的土地,和数不清的香火钱。就是有些小门小派,逢年过节也得去这些道观寺院里上香还愿,说是祈求各路神仙保佑,其实就是给这些大派的负责人交的保护费。

这边竹风闲的发慌,吃过饭想起身出去溜达溜达,可离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门外的两个士兵耳朵就和兔子一样,立马走了进来。竹风和他们说要出去活动一下,士兵虽然态度挺好,但就是不让竹风出去,说是长官交待了,要是竹风有个三长两短,他俩的小命分分钟也就没了。竹风不好为难他们,只得安心坐在帐篷里打坐运功。

这时,军医进来给他换药,正好看见竹风在运功疗伤。不由得出言问道:“小兄弟,你是何门何派?”竹风收功吐纳一气呵成,睁眼看着军医,“我无门无派。”军医看了看外面,坐在了竹风身边,摆了摆手,“小兄弟你不用怕,我不是坏人,不仅不是坏人,我还是青田先生的传人。”

竹风听师父说过,以后如果到江湖上行走,遇到自称是青田先生传人的,那就是自己人,虽不是正经同门道士,但也是同宗一脉,能帮一定要尽量帮,竹玉的父亲就是青田先生的学生,所以竹风的师父举全观之力,下山帮忙,再没回来。

竹风一把握住军医的手,“我师父还活着吗?我其他的师兄弟还活着吗?”军医一愣,声音颤抖得说:“你是玉清观的人?”竹风听对方这么一说,心里暗自一惊,难道自己说错话了?军医看出了竹风的表情,“你不要害怕,我既然是青田先生的传人,那咱们同宗一脉,就是自己人,我不会害你的。”说着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

“据我所知,玉清观的人都没了。”

虽然早就知道,但听到这里竹风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军医赶紧给他擦去眼泪,“孩子,千万别哭,只要你还活着,玉清观的香火就没有断,你一定要振作起来,玉清观的未来靠你了。”竹风强忍着泪水,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先生,这位明瞻公子究竟是何人?”

军医摇了摇头,“我看你和他关系颇好,还以为你知道他的底细。我做军医十几年了,也是第一次见他,不过看他的年纪,不像是当今皇上的儿子,有可能是哪家王爷的公子,反正是个咱们惹不起的人。”

给竹风换过药后,又对他叮嘱了半天,并说:“有需要,随时联系我,如果找不到我,就去京都益圣堂,那里的老板,是我亲兄弟,你只要报青田先生的名号,他会帮你的。”竹风告谢了军医,躺在床上睡着了。

明瞻这边,第一场的斗法大会结束了,老者重新上台。

“恭喜进入第二场比试的各门派,第二场比试和第一场不同,就是不用派代表,你愿意出几个人来比试都可以。”

老者话还没说完,台下有人喊道:“就你那么小个台子,我们上去一百人他也放不下啊!”

老者笑了笑,衣袖一甩,一根玉笔杆的毛笔出现在老者手中,“第二场比试,在结界中比。”台下有见多识广的认出了老者手中的法宝,“那不会是超品神器江山笔吧?”老者将笔往高举了举,“这支笔,没有江山笔那么大的威力,但也能画出一个不小的地方来。”

明瞻哼笑了一声,“老头忽悠人的本事还是那么高,拿个真的非说是假的,就那件神器,谁敢过去抢?”

“你没听过那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孙姑娘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明瞻的身边,“今天下面可热闹了,你都没有去逛一逛,卖什么的都有,都快赶上京都了。”明瞻笑了笑,“还是出来好吧!在京都,你哪能这么自由自在的玩一天啊!”孙姑娘哼了一声,小声嘀咕道:“那也是京都好。”

火神犬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孙姑娘,眼睛瞪得大大的。

孙姑娘轻轻拍了拍火神犬的头,“这狗鼻子真灵,知道我给它带好吃的了。”说完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纸袋子,用两根手指捏出一根鸡腿,火神犬直接抬头一口把纸袋子抢了过来。孙姑娘看着手中的鸡腿,“哼!抢什么抢,本来就都是你的。”说完,吃了一口鸡腿,气鼓鼓的坐在了刚才明瞻坐过的椅子上。火神犬头也不抬,一口一个鸡腿,很快一袋子就都吃完了。

当明瞻回到军营进了竹风所在的帐篷时,看到竹风在呼呼大睡,便好奇的问门口的士兵,“他就在这里睡了一天?”士兵如实回答,“公子,哪睡了一天,这是刚睡下,一直嚷嚷着要出去。”

“那就让他出去啊!”

两个士兵同时抱拳,其中一个说道:“小的们实在不敢,长官说了,他要出事了,先叫我们哥俩的脑袋搬家。”明瞻点了一下头,“你们两个下去吧!换两个人过来接替你们。”两个士兵回答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

明瞻看着竹风,轻轻咳了一声,竹风立马转身,回头,坐了起来,根本不像昨晚被炸过的样子。竹风站起来走到明瞻跟前,“你怎么有空来看我?”明瞻笑了,“我还想问你怎么没空去看看我了,以为你伤势严重起不来。”竹风一摆手,“哪起不来,就门口那俩实心眼的,死活不让我出去。”明瞻拍了拍竹风的胸膛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你伤的不严重嘛!”竹风翻了一下白眼,“怎么不严重,不信你挨两下雷试试,我能这么快好起来,全凭军医手法好,又是扎针,又是敷药的,我能这么快好,全是他的功劳。”

“哦?军队里有这么厉害的军医,我倒要见识见识。”说着,明瞻冲外面一摆手,示意黑衣护卫去把军医叫过来,然后又看向竹风,“反正不管怎么说,你能好,我心里很高兴。”

没一会儿,黑衣护卫回来了,低声在明瞻耳边说了几句,明瞻表情怪异的看向竹风。竹风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给你看病的那个军医死了,而且刚死。”

竹风如五雷轰顶一般,“怎么会这样?他从这儿出去也就一个时辰,是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咱俩一起去看看吧!”

两人快步出了帐篷,来到军医所在的营帐里,几个管事的军官都在帐篷外等着明瞻的到来。明瞻看着这几个行礼的军官,“你们这儿有几个军医?”

其中一个看着等级高一点的军官回话道:“回公子的话,就这一个。”

明瞻指着军营外面,“去镇上找个会招魂的回来,问问他是怎么死的。”刚才回话的那个军官冲旁边的军官使了个眼色,那个军官点头示意,转身去牵马,然后策马向镇子的方向飞驰而去。

竹风对明瞻提议道:“咱们先进去看看吧!”明瞻点了点头,刚进去,那几个军官也跟着走了进来,明瞻转身怒喝道:“都滚出去。”几个军官面面相觑,都弯腰拱手,退了出去。竹风拿起一旁的火把来到军医的尸身旁,捂着口鼻看着面前的死尸,只见死尸面容狰狞,七窍流血,嘴唇发青,额头呈微紫色,“看来他是中毒死的?”明瞻捂着口鼻来到死尸面前,“中毒死的?按你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医术高超的军医,怎么会中毒死的?除非他是自愿喝下的毒药。”说完,明瞻拿过竹风手里的火把,又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如果他是自杀,总得因为点什么吧?如果是他杀,那为什么要杀一个军医呢?而且是在防守如此严密的军营中。”明瞻是这样考虑的,竹风心里却在想:会不会是他怕泄露了我的秘密,所以以死明志?

突然,明瞻拍了竹风一下,竹风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想什么呢?这么专心,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毕竟人刚从你那儿走,给你治伤的时候,有什么异常吗?”竹风摇了一下头,然后又猛地摇头,“没有,他就给我换药,聊都没聊,能有什么异常。”明瞻点了一下头,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捏着下巴,也陷入了思考中,良久,明瞻一挥手,“想那么复杂干嘛!一会儿让人把他的魂魄召回来,好好问问不就知道了。”说完,让竹风和自己一起出了帐篷。

外面的军官都没敢走,一直在那里站着等。

“你们派出去的那个人回来没有?”

其中一个军官行礼,“回公子的话,还没有回来,我们已经派第二个人去了。”明瞻坐在一旁的粮草堆上,示意竹风坐在自己的旁边,竹风没有坐,明瞻也没再客气。

不一会儿,一个人骑着马冲了进来,刚到明瞻这里,就一头栽下马去。明瞻赶紧站起身,指着晕倒的人,“赶紧把他给我弄醒,问问发生什么事了?”一帮军官过去扶起这个找人的小兵,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凉水,又是拍打后背,反正忙活了半天,那个小兵终于醒了。

不过,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死了,好几个都死了。”

>>>点此阅读《傲雪明千里》全文<<<

转载请注明:《明瞻 字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傲雪明千里》最新章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