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青灯语

角色:

简介:(女帝+甜+撩+偏日常)
未婚妻派丫鬟嫁给秦言,想置秦言于死地,幸得九天女帝所救。
秦言拜入女帝麾下,最重要的却非修炼…..而是充当逆徒冲师,天天撩高冷的女帝师父。
“恭喜宿主,牵女帝手,奖万物横推!”
“恭喜宿主,捏了女帝粉颊,奖摄魂圣瞳!”
“恭喜宿主,咬住女帝的耳朵,奖励小世界!”
“冲师成功,奖励…”
“言儿,你每天撩我为何无敌?”
“还喊言儿?”
“唔~夫….夫君大人!”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7章 凤求凰,情诗直击季月涵心灵免费阅读

“言儿,不许无礼!”

系统声音响起的下一刻,秦言的手便被季月涵狠狠甩出,语气森冷,借着洒下的月光,可见她娇容上余出了娇羞与紧张,似乎正因为紧张才下意识甩开秦言。

秦言突如其来的牵手,令她措手不及大吃一惊。

虽然有着千年的经历过往,但季月涵从未与任何男人有过像牵手这种亲密的接触….虽然牵手也不能说是很亲密的行为,但对她来说,确实犹如惊雷在心中乍响。

秦言来不及了解刚得到的【万物横推】,立刻转过身,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露出迷茫与错愕,语气真挚道:“师父,你怎么了?”

“…..”

季月涵与秦言对视,与那双清澈的星眸对视,忽然间,她生出一种感觉,眼前的少年,应当是这世上对自己最纯洁的人才对,刚才的行为可能只是无意而为….

尤其看见秦言一脸懵懂的表情,更让季月涵如此认为,刚才秦言的举动完全是出于对她的感激和高兴,丝毫看出一星半点儿的无礼,相比之下,似乎是她太过敏感了,内心生出几分愧疚,吞吞吐吐道:“言儿,我….为师不是故意甩开你的,是你吓到为师了。”

“我吓到师父?”

秦言拿手指着自己,下一刻,脸上便露出愧疚之色:“对不起师父,原来我这样做会吓到你,我只是担心师父不经常走这条路,容易摔倒….我以后绝不会这样了。”

汝听,人言否?

言语间,秦言不忘低头移至季月涵身后,极力表现出身为徒弟该有的卑微,不配与季月涵并肩而行,更不配走在季月涵前面。

看着这一幕,季月涵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其实她不是这个意思…..认为是自己的行为,让秦言误以为自己讨厌他,所以秦言才会移步到后方。蓦地,两人间像是出现了隔阂,且这个隔阂还是由她造成的。季月涵朱唇微动,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师父,你怎么不说话?难道弟子跟得太近了?”

秦言抬眸看向季月涵,再次后撤小半步,主动和季月涵再拉远一些距离,同时,他委屈的神色不经意间触及季月涵呆愣的目光,似又躲闪,一直不与其直视,活脱脱一个像犯了错的孩子。

季月涵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竟能把委屈演绎得淋漓尽致,所以根本想不到这是秦言故意演出来的,反而生出一抹心疼,赶忙摇头道:“不是的言儿…..为师不是这个意思,你可以走在我身旁的。”

“身旁?师父,你别跟我说笑了,我的手现在还在痛呢。”

秦言一脸委屈的摇头,脸上还有着一丝强挤出的苦笑,能让人一眼看出他是在强颜欢笑,这也是他故意所为。而且言语间,秦言还不忘揉着被季月涵甩出的手,动作中带着谨慎,偶尔轻轻倒吸一口凉气,发出一声‘嘶’的声响,好似真受伤了一般。

见状,季月涵本就心虚,此刻更是心中一紧,不住地走向秦言:“言儿,刚才我伤到你了吗…..”

她话还未完,随着靠近秦言,秦言却是突然后撤一步,像是潜意识中对季月涵保持着距离一般。

面对这种情况,季月涵登时动作停滞,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师父,咱们回去吧。”

“…..”

季月涵握了握粉拳,满心复杂,心里的想法组织不出语言来讲,只以为自己刚才太过分,不仅弄伤了徒弟,还让徒弟觉得自己麻木无情,才会下意识对自己疏远…..渐渐的,这种复杂转变成强烈的愧疚,让季月涵心中极为不安,因为她似乎老是不经意间伤到徒弟的心,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与徒弟保持距离的行为,难道本就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季月涵轻咬朱唇,走在路上,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做,主要是秦言的行为、话语,老是让她误会,甚至生出其他感觉,不得已才那样做的,可现在又发现,那样的行为,似乎会让秦言误以为自己讨厌他…..

秦言走在后方,看着月光下那道婀娜倩影,心中暗自得意:“师父啊师父,有时候真需要虐虐你,不然咱们可就真没机会了,你也别怪我,这都是为了我们以后考虑…..我也不想你心里不好受啊,谁让你对于男女之情冰冷的像块冰块呢?”

两人走在路上沉默无声,就像两个陌生人。

秦言作为一个穿越者,即便不如季月涵的人生经历丰富,在感情上却有着遥遥领先的优势,他也能感受到季月涵沉重的心情,而他,也舍不得一直虐着这么好看的师父,不过多久,秦言心里就有些心疼了。

下定主意后,秦言加快脚步,主动走到与季月涵并肩的位置。

季月涵发现秦言赶上来,与自己并肩而走,虽然她故意没有回头去看秦言,但却偷偷地咬住了嘴唇,神情中透出几分惊喜。

秦言看着季月涵的侧脸,不由得有几分沉醉,不忘开口道:“师父,我可以跟你并肩走吗?这样会感觉跟师父亲近些。”

叮!

“恭喜宿主,撩动师父放心,奖励100芳心值,累计1300芳心值。”

随着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秦言心中了然,果然在虐过之后,随便一些话都可以撩动季月涵的芳心,还不会表现出抗拒。作为一个如此俊美的男人,居然还要用这种方式追求女人,真是丢帅哥行列的脸啊!

听到秦言的话,季月涵脸上再也掩盖不住喜色,甚至有些激动,微微颔首:“嗯,言儿,以后你也可以和我并肩而行,为师不会不高兴的…..只是你别突然牵我的手,为师还…还没被人牵过手…..会有些抗拒。”

借着秦言主动亲近,季月涵似乎也鼓起勇气,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在此之前,她是绝不好意思将这种事说出口的,但雨过天晴后的高兴,现在的气氛,却促使她有了这份勇气。

秦言有些意外,询问后才得知,原来除他之外,季月涵甚至没和其他男人单独说过话,对于牵手这种事,更别提了。

简而言之,季月涵第一次亲近的男人,竟然是秦言!

得知这些事后,秦言更加认为季月涵是一个宝藏师父,此生不得,枉走一遭!

两人并肩行走,脸上皆带着笑容,少去了先前的疏远和陌生,虚空中也飘荡着暖洋洋的气息。

季月涵俏脸嫣红,内心并未因此停歇下来,一直回味着秦言牵她手时的感觉,不知为何,当时她心跳得那么快,甚至事后回想起来,心中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令得她粉颊滚烫,心猿意马。

更不知为何,刚才秦言与她表现出疏远时,她竟会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曾经,她甚至希望不与任何人,包括秦言在内的任何人亲近,希望和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定距离,可如今,她却因为徒弟生出了一种空虚感。并且在秦言主动上前与她并肩行走时,她心里非但没有任何抗拒,反倒有几分高兴、庆幸…..季月涵想不明白,最后,只能归结于自己想和徒弟相互依靠,共赴九天神域…..不想师徒间存在隔阂,才会对徒弟的亲近而高兴。

回到五毒门后,两人分别,秦言单独回到屋子,这才准备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秦言先打开了人物面板。

宿主:秦言

境界:洪体境六重

芳心值:1300

系统商城:已开启

功法:拔剑斩、九天诀、万物横推

技能:神级厨艺

物品栏:银剑

秦言看着眼前的人物面板,果然多出一个叫【万物横推】的功法,先前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个功法的用处,秦言先闭上眼,融合关于【万物横推】的相关信息。

片刻后,当秦言再次睁开双眸,眸中掠过一抹惊异,这【万物横推】竟是一个没有伤害,却蕴含强大力量的功法?乍一看,既矛盾又没什么用。

沉思片刻后,秦言觉得还是有些用处的,可以用来当作保命手段。功法针对的目标不光是个人,还可以是群体、物体等,如果遇到被一群人追杀的情况,可以用这个功法强行将人推走,只要修为相差不是特别、特别的大,哪怕对方的修为比自己高,亦能达到目的,甚至还有唬人的效果。

念及此处,秦言盘腿坐下,运转起【万物横推】的心法口诀,照着功法开始修炼。

修炼至后半夜,秦言方才停下,随便找屋内的物件试验了一下,想比于直接靠力量移动物体,靠功法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类似于直接绑定某物、某人将其操控,且这还只是修炼一晚上的效果,倘若精通,那么移山断河,并非不可!

“移山断河,并非不可!”

“借刀杀人,也是可以啊!”

忽然间,秦言意识到功法内含奇韵,本身虽没有杀伤力,但却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只要掌控好这股力量,肯定有不小的用处。

但此事不可急于一时。

秦言先放下了修炼,打开系统商城,看着1300点芳心值,觉得该做些什么。

他目光落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上:面膜、巧克力、开塞露…..从小物件上扫过几眼,秦言便看向功法一栏,可惜想购买的功法需要太多芳心值,现在还远远不够,只能先收起这门心思,等到先将【拔剑斩】炼至炉火纯青、琢磨【万物横推】的效用后,再考虑学习其他的功法。

功法这种东西,在精而不在多!

“万物横推….商城有卖这个功法吗?”

秦言开始搜寻功法栏内的功法,几番搜寻,果然找到了【万物横推】,不过当看见这本功法的兑换价格,秦言当场傻眼:“竟….竟然需要100000芳心值?比拔剑斩还贵了50倍?”

秦言内心如遭雷劈,得知万物横推比拔剑斩还贵50倍后,当场不淡定了,拔剑斩的威力恐怖如斯,他是亲有体验,如今,万物横推竟然比拔剑斩贵这么多…..系统不可能胡乱定价,说明前者确实比后者厉害得多。

“果然,这个万物横推没这么简单,看来以后可要好好开发…..”

秦言内心思量,不禁有些欣喜:“牵了师父的手就得到个100000芳心值的功法,倘若我抱了她、捏了她的脸,或者是亲了她呢?”

秦言心里有些激动,师父可真是自己的宝藏女孩,不过,宝藏归宝藏,薅羊毛归薅羊毛,现在秦言心里对季月涵确实是喜欢的,虽然性子冷冷的,不太有趣,但对自己确实好得没话说,不光救了自己的命,今天还偷偷保护自己…..

想起那张绝色娇容,秦言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目光顺着从功法栏移至技能栏:神级厨艺(1000)、神级拿捏(1000)、神级琴艺(1000)…..

秦言已经拥有神级厨艺,好奇的目光落在【神级拿捏】上,细看后才发现,竟然是一个按摩术?神级的按摩术?秦言苦笑摇头,如果他能给季月涵按摩,那就差不多水到渠成了,今晚也不会只因为牵手就被甩开,于是,秦言的目光顺势滑到【神级琴艺】上。

“琴艺….弹琴在这个世界似乎也无用啊!”秦言嘟囔着,下一刻,想到了什么:“对了,可以拿这个东西来赚芳心值。”

秦言心中又有了主意,当即用1000芳心值兑换【神级琴艺】。技能与功法有别,得到功法后还需自行修炼,而得到技能后,便是直接自动融合,免去了修炼时间,或许这也是系统将功法与技能单独分开区别的原因。

….

翌日清晨。

一缕缕金光透过薄雾裹挟住山峰楼宇,清晨的露珠在阳光下,犹如钻石般璀璨闪亮,整个五毒门皆被金色的薄雾笼罩,宛若仙境,美轮美奂。

灵动的琴音在山峰反复跃动,余音绕梁徐徐不断,好似沁人心脾的仙乐。随着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忽急忽快,琴音也变得忽重忽轻,好似勾勒在人的心头,让人情不自禁便沉醉在琴音之中。

饶是对琴道一片空白的普通人,亦能从这首琴曲中感受出弹奏者的高超琴艺。

“是言儿么?”

季月涵推开扇门,美妙的琴音闯入房间,勾起她的好奇。

琴音在后山方向响起,那里曾是秦言面壁的地方,季月涵好奇的走去。

远远的,便见一个挺拔的身影端坐于古琴前,行如流水地弹奏着古琴。季月涵不忍打断,立在远处凝望:“原来言儿还会鼓琴,而且琴艺如此高超,这首琴曲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这么好听的琴曲,我以前却不知道呢!”

季月涵对琴曲也颇为喜爱,算是曾经她除了修炼外,唯一的寻乐方式,所以她能感觉出秦言琴艺的高超,阳春白雪,让她也自愧不如,亦能识出,秦言弹奏的琴曲多么惊艳,甚至不比她曾经收集的各大名曲低俗,其中还透出一股淡淡的凄美味道。

噔!

就在这时,一道琴弦断裂的声音,突兀响起,惊得季月涵从沉浸中苏醒,立刻露出一抹紧张,急步朝秦言走去。此刻,秦言脸上挂着淡淡的轻笑,虽未回头,他却已经知道季月涵来了,而这断弦之举,确实是他故意为之。

“唉,唉唉…..”

季月涵刚刚走近,便听见秦言发出连连的叹气声,好似心中藏着难言之事,季月涵只以为秦言是因为琴弦断了才叹气,不禁喊了一声言儿。

“师父?”秦言闻声,故意表现出吃惊,赶忙起身行礼:“师父你怎么来了?”

“我听见琴音,就走来看看,没想到言儿你的琴艺如此高超,这首琴曲叫什么名字?”季月涵好奇得问。

“师父,你觉得这首曲好听吗?”

“当然好听了。”

季月涵不可置否的点头,如此动人的琴曲,她曾经居然没有听过,心头有些遗憾,不过好在如今从徒弟手中听见,遗憾便也消失了,同时还有些惊喜。

“不瞒师父,其实这首曲,是我作的。”秦言一副奸计得逞地道。

“这首曲….是言儿你作的?”

季月涵闻言,当即大吃一惊,睁大美眸。

她在琴道算不上白纸,甚至有些实力,虽然不敢说弹奏技巧比刚才秦言表现出来的好,但在鉴赏方面,还是颇有底蕴的。先前那一首琴曲与她前世收录的名曲相比,都足以排到前列,并非她不信任秦言的话,而是秦言如此年轻,便可作出如此惊艳的曲子,属实让她难以置信…..

“师父,这首曲不光是我作的,还是我为你作的。”秦言看着吃惊的季月涵,微笑道,心中已经开始打着如意算盘,等待芳心值的到来。

“嗯?为我作的….”季月涵再一次面露意外,还不待她开口,只见秦言挺胸抬头道:“这首琴曲的名字,我把它称为《凤求凰》!”

凤求….凰?

听闻此言,季月涵娇躯一颤,神色变幻起来,凤求凰….自古以来,凤代表男,凰代表女,凤求凰….简而言之,可以理解为男求女,恐怕任何人都能想到这点,季月涵也不外乎,本就知道这是秦言作给自己的琴曲,可当听到这般‘轻浮’的名字,让她如何不生出一种感觉:言儿该不会对自己…..

还不待季月涵道出错愕,秦言已经开展计划,徐徐道:“凤求凰,代表我求师父的原谅!半个月前,我出言冒犯师父,被师父罚面壁半天,虽然当时我重伤在身,但我并不记恨师父,反而对师父感到愧疚…..昨晚我又吓到师父….心里愈发的愧疚,在与师父回来后,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最后将对师父所有的愧疚,都融合在了这首琴曲中,希望能用此曲,求得师父的原谅!”

秦言一脸真挚地与季月涵对视,星眸中充满复杂,好似极为愧疚。

他愧疚的不是季月涵,而是凤求凰的原作者:“司马相如前辈,为了人族的繁荣昌盛、安居乐业,为了打造和谐的师徒关系….晚辈冒犯了…..《凤求凰》你拿来吧,借我用用!”

“…..”

得知这些,季月涵整个人愣住,她属实没想到《凤求凰》名字的由来,竟是徒弟为求得自己的原谅而取,一开始,她竟还以为徒弟对自己图谋不轨…..霎时间,季月涵俏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头被羞耻感填满。尤其想到秦言作出琴曲的缘由,竟是因为半个月前的面壁,还有昨晚的事情驱使….这两件事本就让季月涵觉得愧疚秦言,可想而知,如今被秦言这个‘渣男’拿来打感情牌,简直快要把季月涵弄哭了…..愈发感到自责。

叮!

“恭喜宿主,暴击感动师父,奖励1000芳心值,累计1300芳心值。”

“暴、暴击了?”

秦言嘴巴微张,心想还能这样薅羊毛?昨晚消费的1000芳心值,这一下就回来了,让他更有信心开展下一步计划了。

“可惜造化弄人…..弹到一半时,琴弦断了,似乎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我求师父的原谅,或许,我不该得到师父的原谅吧。”秦言不忘乘胜追击,转过身双手背负,微微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似乎将有泪水从眼角滑下。

这一幕,仿佛一击重锤狠狠敲在季月涵心头上,令她心尖颤动,不住地上前道:“言儿,我、我没有生你的气,不管你曾经对为师做过什么,我都原谅你了…..”

“可老天爷把我的琴弦弄断了。”

“….无碍,我的事不需要任何人做主,包括天地,我说原谅你就原谅你。”季月涵语气坚定,“待会儿我就给你一件更好的琴器,这次绝不会断弦。”

秦言内心暗暗一笑,转过身后又面露悲伤,温柔的声音道:“师父,我为你作的凤求凰,你喜欢吗?”

“喜欢….”

季月涵郑重点头,兴许是刚才误会的原因,她俏脸余出一抹嫣红,心跳加快,突然不太敢与秦言对视了。

叮!

“恭喜宿主,再次撩动师父芳心,奖励500芳心值,累计1800芳心值。”

“哦?半暴击?”

秦言愣了下,脑海中立刻传来系统的解释,原来现在的气氛,撩动程度相比之前大了很多,所以才能得到更多的芳心值。这次只有刚才的一半,秦言依旧很满意。

“其实师父,在作这首凤求凰时,我还特意为你作了一首诗。”

“嗯?言儿,你还会作诗?”

季月涵面露惊异,感觉自己又小瞧了徒弟,徒弟带给自己的惊喜,远远超过了自己一开始的期望,而且,对她还这么有孝心,尊师重道。

即便现在没有咒术的绑定,那她同样会毫无条件的信任秦言,虽然才相处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但她已经觉得,此生再难遇见有如此孝心的徒弟!

“师父,我把这首诗诵给你听。”秦言与季月涵对视,含情脉脉,开始娓娓诵起他事先准备好的孝心。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

待秦言将自称所作之诗,娓娓向季月涵道来后。

气氛顿时变得沉寂下来。

季月涵眨了眨长睫毛,一双凤眸中透着错愕,这首诗毫无疑问朗朗上口,意境优美,感情细腻,算得上乘佳作。可季月涵愣住的原因是,这首诗的内容….无论怎么品,都像是对男女之情的歌颂,像一位男子对女子发出的爱意啊……

不对….言儿不应该…..

季月涵心跳加速,一双凤眸中像是蒙上雾气,玉手放在胸前,连连摇头的后退着,神色复杂的与秦言对视道:“言儿,你、你为何要对我,作这种情诗…..”

>>>点此阅读《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全文<<<

转载请注明:《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