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执剑人》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红尘执剑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御剑熊猫

角色:

简介:少年存侠气,执剑入红尘。
郑文轩原本以为江湖之中只有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却不想这红尘万丈,又岂能少得了儿女情长?
当一个个绝代佳人出现在他身边时,他该如何抉择?
襁褓之中刻有名字的玉牌,左侧肩头神秘至极的印记,
一个惊天的阴谋围绕着他展开,他又该何去何从?
江湖路漫漫,你我相拥取暖!
PS:新人作家,希望能刻画出一个有情有义的江湖,希望各位读者多多支持,提出宝贵意见。

书评专区

御剑熊猫:新人新作,希望各位看官多多支持!

子曰:以下为个人观点,欢迎讨论。
看到八十多章,感觉可以三星升到四星了。首先是文笔前期有点幼稚,感觉就像是门派少年的江湖梦一样,太过想当然了,太顺风顺水了,没有体现出江湖的险恶,会有点毒(刚开始看的时候差点弃坑来),打斗的画面还需要再下一番功夫,可能是作者写爽了,脑补到了,却没有写下去,导致画面感一帧一帧的;其次是感情线,不反对后宫,但情感的描写也有点想当然,英雄救美是能让主角感情快速升温,但云凝蓉线发展过快,在护送的过程中描写不够深刻,就给人一种突兀的感觉,像是女主在白给,反而是公主线倒是感官不错,铺垫都还可以。看到现在,感觉作者文笔在稳步提升,有了自己的笔感,剧情也不会显得太刻意,就像影君发现主角是同一人的时候,反而令我觉得有点意思,会让我想影君会怎么做。此外,还有功法,文章也没有铺垫,教女儿和老婆的时候,也没说为什么主角会女性功法,也没说功法是哪来的,对吧。
当然,以上都是屁话,作者不用觉得别人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去写就OK了。如果这本是作者的第一本书的话,那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希望作者不要太监!

花痕无伤:还行,能看

《红尘执剑人》第7章 淫徒为恶芳魂消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郑文轩与云凝蓉刚一见面,便发现云凝蓉一脸倦容,神色间略有几分憔悴,便问道:

“云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昨晚没休息好么?”

云凝蓉昨夜被女儿的话挑起了心中的千思万绪,及至夤夜方才入眠,结果清晨又被女儿吵醒,梳妆打扮都是在浑浑噩噩中进行的,自然气色欠佳。

看着郑文轩关切的眼神,云凝蓉没来由的心中一慌,不敢与之对视,低下头轻嗯了一声,便匆匆的上了马车。靠在马车的车厢壁上,云凝蓉的眼神有些迷蒙,手捂着心口,感受着自己那急促的心跳,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云凝蓉生于巨富之家,从小生活优渥,琴棋书画俱是请当地名宿上门授业,除了每年的那几个固定节日会与父母出门游玩之外,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云家老两口的朋友都知道云家有一个貌若天仙,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

久而久之,云凝蓉的芳名在江宁便渐渐传开,当地不少青年才俊托人上门求亲,老两口心疼女儿,怕女儿受夫家欺负,便拒绝了所有的提亲之人,挑了忠厚良善,孑然一身的柳永之做了上门女婿。

就这样,云凝蓉遵照父母之命嫁给了连面都没有见过的柳永之,婚后云凝蓉也是尽到了一个妻子的本分,为柳永之生下了柳冰儿,从此相夫教子,深居后宅,而柳永之沉默寡言,醉心事业,两人的情感,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更像亲情。

后来,柳永之病逝,云凝蓉竭尽全力终究还是保不住丈夫的基业,心灰意冷便决定返乡,谁料途中遭逢大难,在她即将坠入地狱的那一刻,郑文轩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劈开了她眼前的黑暗,

郑文轩俊朗的身姿,正直善良而又带着些许幽默的性格,再加上女儿的无心之言,慢慢的打开了她尘封了二十多年的少女心,那种想亲近而在亲近之后又心慌慌的感觉,正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名叫心动的感觉,只是她此刻还不自知而已。

离开泉城之后,一行人走走停停,历经了二十多天,终于是进入了南扬府的境内,大约还有一周的时间便可以到达江宁。

这些天来,云凝蓉深居简出,偶尔休息之时,也是让柳冰儿跟着郑文轩四处游玩,自己则是闭门不出,偶尔单独遇到郑文轩也只是低头走开,这让郑文轩丈二摸不着头脑,回忆了许久也没想出自己哪里惹了这个姐姐不快,与云凝蓉间的疏离感更是让他感到莫名的失落。

与此同时,江宁府的知府衙门内,一个衙役匆匆忙忙的冲进府衙向知府邹睿诚报信:

“报告大人,城东张家的小姐昨夜被人糟蹋了,凶手…凶手又是那个玉蝴蝶。”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

邹睿诚气得用力拍了下桌子,发出“哐”的一声怒喝道:

“镇武司是干什么吃的,这等高来高去的采花大盗,难道指着普通的捕快去抓么?我让你们去把此事禀报镇武司,你们去了么?”

“去了去了,镇武司那边派了两位大人晚上巡夜,虽然发现了玉蝴蝶那淫贼的踪迹,可是那玉蝴蝶轻功不俗,镇武司的两位大人没追上,不过镇武司那边也说了,他们已经去寰神宫请帮手了,到时候定能擒获此贼。”

邹睿诚闻言叹了口气,挥手让衙役退了出去。一个多月以来,这已经是第六个被糟蹋的女子了,凶手专门在夜间挑大户人家的小姐夫人下手,用特制的催情迷烟使受害者四肢无力,口不能言后再行那苟且之事。

事到如今,他们只知道凶手黑衣蒙面,连具体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便根据凶手每次行凶之后遗留在现场的蝴蝶形状的玉佩给他起了个代号叫玉蝴蝶。现在整个江宁的小姐夫人们人心惶惶,闻“玉蝴蝶”色变。

被糟蹋女子的家属天天来衙门喊冤不说,南扬府的按察使大人更是给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让他速速破案,以慰民心,如果再抓不住这个玉蝴蝶,他这个知府也就做到头了。

不过衙役口中的寰神宫他倒是早有耳闻,这个门派就坐落在江宁境内的九华山之上,前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亦是如今南扬府武林执牛耳般的存在。

据说里面高手如云,寰神宫主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前些年南扬镇武司成立的时候,寰神宫主动派了不少弟子加入,也算是朝廷的忠实拥趸了,如果他们真的可以派出高手前来,抓住这个玉蝴蝶就指日可待了。

“希望他们快些派人过来吧,要不然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女子要遭难,唉,真是作孽啊。”邹睿诚呐呐自语道。

九华山,寰神宫的大殿之中,一位身着白衣,鹤发童颜的老者背负双手立于祖师雕像之前,自有一番高人气度,正是寰神宫主顾玉真。

轻盈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顾玉真转身瞧见来人,脸上登时变得笑眯眯地说道:“小青鸾,你来了啊。”

只见来人一袭白裙胜雪,背负长剑,绝美的容颜仿若天工完美的造物,双眸之中透着的丝丝寒意,使她仿佛九天玄女一般,让人升起一种不敢亵玩之感,正是顾玉真的关门弟子陆青鸾。

“不知师尊此番唤弟子前来有何指教?”

清冷的声音从陆青鸾的口中吐出。看着面前这个清冷似玉人的关门弟子,顾玉真有点怀疑传给她《玄玉千霜》这门内功心法究竟对不对,那个曾经天天跟在自己身后甜甜得叫着“师父”的活泼小姑娘再也回不来了。

“小青鸾,你迈入通脉境也有一段日子了,今次便下山去历练一番吧。江宁镇武司那边派人来有事相求,你先过去解决一下。”

顾玉真交代了正事之后,继续说道:

“等把江宁的事情了结,你便去看看这江湖的大好风光,顺便多结识结识天下的青年才俊,为师可等着喝你喜酒呢!”

听闻此言陆青鸾的脸微不可查地抖动了一下,随即又回归平静,沉声说道:“徒儿遵命!”

随即她便转身离去,看着陆青鸾走出殿门的背影,顾玉真觉得偶尔逗一逗这个清冷的徒儿,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此时江宁城的张府之中,却是一片愁云惨雾。张员外在江宁城中经营着几家绸缎庄,日子过得算是殷实富足。可是,就在昨夜,张家小姐,他唯一的掌上明珠,却被玉蝴蝶这个淫贼毁了清白。

此刻,张员外坐在卧房之中,皱着眉头,沉吟不语,身旁的张夫人啜泣不止,嘴里不停重复着:

“我可怜的女儿啊,以后可怎么办啊,这个杀千刀的恶贼”之流。

“老爷…老爷,不好了,小姐她…她…”

张家小姐的贴身丫鬟梅儿突然冲了进来,惊慌失措又语无伦次的样子让张员外心里一沉,喝到:

“梅儿,小姐怎么了,快说!”

梅儿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啜泣道:

“小姐她上吊自尽了,呜呜…”

张员外闻言大惊,张夫人更是直接两眼一黑昏了过去,张员外丢下一句“梅儿,你照看下夫人”便飞奔着向女儿的闺房赶去。

等张员外赶到的时候,女儿已经被仆人抬了下来放于地上,此时张家小姐原本清秀的小脸因为上吊的缘故显得颇为狰狞,张员外颤抖着伸出手,放在女儿的鼻翼之下,却感受不到一点气息,此时他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脑中也是嗡嗡直响。

仆人们连忙将他扶了起来,其中一人递上来一张纸,便见上面写着:

“爹娘,对不起,女儿先走一步了,请原谅女儿不能在你们膝前尽孝了,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便是那个恶贼的恐怖模样,我没用勇气再活下去了。爹娘,最后请你们帮我转告庞郎,女儿对不住他,失了贞洁,这辈子有缘无分,如有可能,下辈子再嫁给他,到时再相夫教子,尽一个妻子的本分。”

张员外看着女儿的遗书,不禁老泪纵横。张小姐与那庞家公子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两家本已互换婚书,几日之后便要成婚,没想到昨夜出了那样的事情,这门婚事估计是吹了,他正愁怎么跟庞家解释,没想到女儿居然想不开上吊了,这下红事彻底便成了白事。

忽然,张夫人哭天抢地的冲了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张家小姐,一把扑到女儿身上,嚎啕大哭着说道:

“女儿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你让娘怎么活啊…”

看着跟在夫人身旁的梅儿,张员外怒从心头起,上去一巴掌便将梅儿打得跌倒在地,怒斥道:

“我不是让你看着小姐么,你就这么看得么?”

梅儿捂着脸蛋,委屈地说道:

“早上老爷夫人劝过小姐之后,小姐说想一个人静一静,让我出去,我不敢违抗小姐的命令,便在门口守着,里边一直没什么动静,我以为小姐休息了,直到中午给小姐送饭的时候,我喊了几声没人应,冲进去就发现小姐已经…已经…”

梅儿再也说不下去,呜呜的哭了起来。张员外看着哭泣的梅儿,没有再说什么,俯下身抱起女儿放在了床上,便吩咐下人去买寿衣棺材等丧事所需要的物品。

张员外转身抱住妻子,轻拍着妻子的后背沉声说道:

“夫人莫哭,咱们先把女儿的丧事办了,让她入土为安,等到玉蝴蝶那个恶贼伏法,咱们再去祭拜女儿,以慰她的在天之灵!”

张夫人闻言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坐到床边抓住女儿的手说道:

“我想陪陪女儿,你先去吧。”

张员外点了点头,转身对梅儿沉声道:

“你陪着夫人,一步也不许离开,听见了么?”

见梅儿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张员外这才离开了女儿的闺房去安排女儿的丧事。

>>>点此阅读《红尘执剑人》全文<<<

转载请注明:《《红尘执剑人》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