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白糖藕丝

角色:

简介:太子怒了,当他正情谊拳拳,满心满眼都是她的时候,东宫里那个小太监,却落跑了。放着锦绣荣华与他不要,跑到庙里拐了个和尚,还惹得人动了凡情,欢欢喜喜的准备嫁作别人的小娘子。
可因果终有报,等到她被抓回来,身份秘密暴露,那个温煦清野的少年却凶狠的将她堵死在榻间,处以私刑。就在清喜以为她要被咬死的时候,那人却红着眼,瘪着嘴,瓮声于她颈间低语,“你再敢看别人,我就叫你生不如死……”“清喜,看看我,求你了……

书评专区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第7章 那你说说,我笑的什么免费阅读

紫檀再没说什么多余的,面色不虞只一会便丢下她一个出去了。

清喜无法,也只得捡了几个果子切开了坐在院子里吃。

庄邺回来时便远远瞥见她独自坐在月下消食的模样。

晚间他在皇后那饮了几口梅子酒,虽是未醉眉眼却似盛了平日没有的风情。

他站在门廊口看了她半晌,才叫侍女们发现迎了进来。

清喜也收了果碟去伺候,将庄邺扶上床榻跪下来给他脱鞋。

少年歪坐在榻上垂着眼看她,一双凤眼微微眯着,潋滟旖旎,璀璨生波。

清喜抬眼,便是见他一副半醉撩人的姿态,又突的想起紫檀的话,便垂首起身笑道,“奴才唤紫檀姐姐进来伺候。”

“怎么,你伺候不得?”他语调清扬,手肘向后撑着半躺不躺,端着下巴睨她。

清喜嘴角一抽,直觉着他这副样子肆意散漫,姿态风流,已完全跳脱出了她印象中那个张扬少年的模样。

而她这身子虽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芯子算起来却已过了三十。她也算是看着庄邺长大的,可明明才没几年,已是这般不同了。

清喜敛了神色,只得唤水进来。又帮他褪了外衫,拿了面巾与他擦脸。

庄邺仰面觑她瓷白的脸颊,晶莹的小眼,心底柔糊糊腻成了一片,半是迷蒙半是热。只拍了拍身旁的床榻,哑着嗓子道“过来坐会儿。”

若今日没有紫檀那一席话,清喜倒是也不会多想什么,可她偏说了,短短两句话此刻颠来倒去沉浮在她心头,叫她警惕起来。

说起来庄邺也大了,少年蓬勃的身体似乎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她也不是没收拾过早间的床铺,总是一副老母亲的心态并未觉着有何不妥,可此时一看,却觉得着实有些不同了。

她端了个笑,却从床榻边站开,转身去倒水,“奴才给殿下漱口吧。”

庄邺坐起来,由着她来回忙活,直到吐了漱口水,见她端着盆子就要出去,才握住清喜的手臂,下巴微扬,说道“擦嘴。”

清喜忙放下盆子去够面巾,平日里总见宫女们做的轻松,却没想到真做起来这么些流程。

可擦嘴就擦嘴,庄邺却偏是将她圈在身前,一双眼睛静静觑她,柔情生动,熠熠生辉。

清喜心头猛跳,想着近些日子的亲昵,终是觉出来些什么,只不过一会又转念开始在心底埋怨自己。

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一时的混乱迷失罢了,先前是自己疏忽,只要往后好好引导……对,只要好好引导……

她想着不动声色便要闪出身来,却不料庄邺原是虚拢着的手臂一收,已是密密实实的缠绕住了她的腰身。

所触之处无一不是柔软服帖的,他手指抚在上面禁不住微微使力,嗅着满怀的香甜,下意识的轻舐牙槽,盯着清喜凝住一般好半晌才扯出个笑来。

清喜突跳的心一下又一下,也跟着憨笑两声,“呵……呵呵”

“你笑什么?”庄邺开口,气息丝丝缕缕的缠绕过来,清喜却避无可避,只道“我笑……殿下笑的事……”

“那你说说,我笑的什么?”少年一张薄唇红艳异常,畅快的扬起来亲启着,清喜似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仿佛不认得眼前人了一样,只咻咻的细喘却回不上话。

两人四周的空气一片焦灼,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猫圈住的老鼠一般,恨不得立时灵魂出窍,找个地洞钻了去。

“殿下,奴婢进来了。”

突然,紫檀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还没等庄邺开口,清喜便倏地一下窜出来,跑去门口开门,“紫檀姐姐您来了。快进来吧。”

紫檀见是清喜,眉头一皱,闪身走过。小太监忙不迭朝里间行了个礼,便着急忙慌的跑了出去。

紫檀素来不喜她这般冒失,进了里间却见自己年轻的主子一仰头躺在了床榻之上,伸展着手臂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

不是没有挣扎过的。

庄邺想。

起初的时候他还并未发觉,也不知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他眼睛只追随她。

有时的悸动与情潮涌上来总是叫他心尖都发颤,甚至并不需要她的味道和触碰,只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便已让他溃不成军。

是挣扎过的。

庄邺又想。

那时他故意没带七喜去莫山围猎。他知道一去便是数月,故意没带她去。

即使她缠磨了自己好几日,也没松口。

倒是带了母妃身边的繁樱。

他这个年纪的男子,莫说是王侯子孙,便是那市井稍微富裕点的人家也是到了开窍的年纪。

母妃已说了几次了,他一直没让进仼宣殿而已。

少女纤细柔嫩的姿态完全是不同的,可又好似有些相同。

他起初也是有反应的,可是眉型不对,眼睛太圆,下颌也不够尖,身子……过于丰盈,并不能使他近身。

莫山一行,林襄把空余时间安排的满满的。

他们逛过清楼酒馆,也遇见过江洲之上的花船。

形色各异,姿容旖旎,女子总是有千百种风情引人采撷。

他是正常的,庄邺当时这么认为。

直到那日花船上一个半大的雏儿叫他多看了两眼,便被林襄买下来送到他房间。

一般的年纪,相似的轮廓,连眼帘下那一枚小痣都生的无比贴合。

可撩开了衣服,褪净了鞋袜,终还是不对。

耳垂太小,肩背不够圆,甚至连那小巧的脚趾都少了分白润。

庄邺喝了整斛的花酿,醉连神志都开始涣散。

想着自己到底是与那庄縉血脉相连……

然而这个认知并不能使他恼怒,使他恼怒是长久以来强压下的思念。

七喜……七喜。

他一遍遍含在嘴里碾磨着,小心翼翼又抑制不住粗粝与暴躁。

仿佛多一分一秒都克制不了抑制不住,他那时便迫切的想见到她。

>>>点此阅读《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全文<<<

转载请注明:《《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小说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