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山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喊山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文岩小说

角色:

简介:上世纪九十年代,西北某偏远农村,农民王德奎之子被拐,幸福家庭分崩离析,寻人路上演绎人情冷暖、悲欢离合,煎熬生活、宿命挣扎。小说将冲突聚集于一农村家庭,透视社会百态,聚焦基层人生,批判家庭暴力、关注留守儿童、抨击人性丑恶。同时慨叹老一辈人生活的艰难困苦,歌颂新一代青年的励志人生,也对教育和婚姻两大话题进行了探讨、及文盲和法盲的辩证关系。世间几多坎坷,幸福终是奋斗出来的,正义和善良终将战胜邪恶!

《喊山》第7章 布网免费阅读

路过“歌厅”,林一萍不由心生一阵荒凉。这首如泣如诉的哀婉曲子,听着很悲伤,连她的心也跟着潮湿了。不知道是什么人如此用心的唱,声音撕心裂肺,像是心里受过伤一样。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步子,朝简易棚望了一眼,这时,门口一个长发男子痞里痞气的喊了一声:“大姐,新歌,进屋唱吗?”

还没等林一萍回话,王喜魁先摆摆手示意她快点走。

人多拥挤,走不快,林一萍扭头问:“这是什么歌?”

“《我想有个家》。听着可苦了!”王喜魁叹一声气。

“我想有个家,一个多大的地方,咋啦不害怕?”林一萍边走边问,又像在自言自语。

“赶紧走吧,孩子还没下落呢!”王喜魁语气很不耐烦。

林一萍不再回话。走了没几步,王喜魁突然凑上前流利地回道:“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才不会害怕。”

“有家,受惊吓了,才不会害怕吗?呵呵。”林一萍自言自语,摇摇头叹声气,很明显,她对这样的逻辑并不满意。

难啊!心里无助彷徨,心急如焚,这悲凉的歌声,像一首送魂曲,让此时此刻的她,内心崩溃不已。脸上流着眼泪,只能自己轻轻擦,这倒是真的。每回王德奎打了她,虽然有家,可还是会害怕。此一刻,也是一样,有家,但没了柱子,一样的害怕。

碰见了王德奎,林一萍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打了男人一巴掌。王德奎顿生怒气,刚要还手,被一旁的王喜魁拉住:“老哥,还好意思?我都想打你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看孩子的?不抽烟能憋死你?买什么烟蒂?”

王喜魁的一番说辞,如火上浇油,更是激怒了林一萍,女人再举起手,男人没反应过来,“啪”一声打在了脸上,很响亮。

“王德奎,我打你狗日的怎么了?啊!来啊,你也打我啊!你不是很牛吗,怎么,也干这窝囊事?你个废人!”林一萍指着男人的鼻子哭着大骂,一旁的人围上来看热闹,王喜魁瞪了一眼:“大伙儿都散了散了,帮帮找找孩子,行吗?”

人们一听,才知道这是孩子的父母。方才看戏听说有人丢了孩子,哎,真是可怜。

众人散去,纷纷打听,帮这一家找找孩子。戏还没有开始。

王德奎捂着脸,委屈地说:“我拉肚子……买烟蒂也是顺路的事,谁知道!”

“滚!你咋不死呢?”林一萍气红了脸,冲着男人大吼大骂。见王喜魁在,男人也没怎么动手。不过想想,也是自己的错,拉肚子也就算了,买烟蒂的时候还聊了会天,耽误了一阵工夫。他自觉理亏,只好闭嘴。

林一萍还是不依不饶,撕扯着男人的衣服叫嚷不停。村里人过来,都说了些道理话:“眼下找孩子要紧,抱怨有什么用?”

拉开了两口子,众人散伙分头去找。

方才狠狠的两巴掌,林一萍心里,像是把积攒了多年的委屈,都打回去了。王德奎脸上烧得厉害,女人突如其来的反抗,让他有些发蒙:这母老虎,下手真没个轻重,这么多人也不给个面子,反了天了!

半晌过去,直到下一本戏开场,人还没个消息。龙窑街就这么屁大一点地方,跑了上街跑下街,来来回回好几趟,该问的也问了,打听的也打听了,都说没见。

甚至,连附近的田里、山沟、树林都找了,也是没有。今天人多,刘军所长喊了话,人们很配合,趁中午散戏时间,都积极出动。

这样的结果,是谁都不愿看到的。

这其中,肯定有人见了,只是这个日子有些特殊——演戏加逢集。人多不说,都爱看戏,谁不愿意分神。即便见了,茫茫人海,也是一扫而过,谁能记得清他的模样?或者,谁会下意识地去关心某一个毫无干系的人呢?

通和县公安局打来电话,问龙窑派出所找到没有?刘军回话说还没呢,整条街上上下下都找遍了,就是不见人。通和县公安局也急了,说一直在车站盯梢,也没见个人影。难道这人贩子长翅膀飞了不成?

再等等吧,坏人一定隐藏在某处,或许等晚上才会露面吧。我们晚上到各路口蹲守,看看情况。

人们意识到,这人贩子应该是个惯犯,有较强的反侦察意识,或者有便利的交通工具。偷到孩子后,第一时间逃离了现场。行人说,也见了几辆桑塔纳,但不知道有没有人贩子的,谁也说不清楚。

费这么大周折,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找着,刘军肯定:这人贩子一定有车。那时没有摄像头,办案只能靠人工走访、排查,耽误了大好时机不说,破获的希望也如大海捞针。

刘军只好劝王德奎两口子说,你们大可放心,县公安局都布置人了,就等晚上落网,相信孩子一定平安无事的。

下午,按时按点,戏继续唱。关老爷的雅兴,不能因此而停了场,这是关乎整个龙窑乡的大事,弄不好会不吉利的。人们都说。

孩子没找到,林一萍这才心慌得不行。原以为有人在开玩笑,逗孩子玩,龙窑就这么点地方,该是跑不到哪里去。看戏丢孩子的事时有发生,不再是什么稀奇事;大人不经意一松手,调皮的孩子就会跑出去,约上三五个,一起玩耍,买零食吃。挣脱大人的束缚,他们才是自由的,才会玩得快乐。

拿孩子开玩笑的事大有人在。几个认识的人,看看某家孩子长得稀罕,就偷偷藏起来逗逗乐子,远远看见大人着急了,才悄悄送过去,说两句玩笑话:“逗你玩呢,哈哈哈,你还真上当了。”

孩子的父母知道这是在开玩笑,也是出于喜欢孩子,从不会和他们生气。孩子还回来,几人坐在一起,说说话拉拉家常,再正常不过了。

可,没成想,这个操着外乡口音的男子,看来不是什么熟人,真的是来者不善,偷走了孩子。这在龙窑这个贫穷的山里,很少发生过这样的事。前些年,听说有人的牛或者驴子被偷了,但偷孩子的事还是第一回。

>>>点此阅读《喊山》全文<<<

转载请注明:《喊山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