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医狂婿\/枭医狂婿》牧北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秦骁,李清若)

小说:枭医狂婿\/枭医狂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牧北

简介:上门女婿秦骁母亲重病,借钱无门走投无路之时获得药师佛传承,从此开启了波澜壮阔的一生…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玩就玩他个巅峰不败,装就装他个举世无敌!

角色:秦骁,李清若

枭医狂婿\/枭医狂婿

《枭医狂婿\/枭医狂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人穷贱如狗

“你娘肝癌关我什么事?爱死不死!我可把话说清楚,死了就直接埋,家里没闲功夫发丧!”

“就你娘那老不死的,还是早点死了好,借钱?我的钱就是拿去养狗,也不会浪费在那个老东西身上!”

秦骁奔跑在满是牛粪的路上,脑海中全是丈母娘的谩骂。

三十年前,寡妇李照莲上山采药,发现了弃婴秦骁。

打听了十几天,没有找到秦骁父母,所以就用亡夫的姓,取名秦骁当自己儿子养。

从呀呀学语开始,李照莲就开始教他针灸药理,切脉辨毒。

可秦骁灵性不足,比同龄人稍微迟钝些,三十年没有掌握火候。

孤儿寡母一起,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别人都是砖瓦大房,李照莲家还是茅草屋。

他也想出去打工赚钱,可是李照莲身子弱需要照顾。

秦骁只能边种地,边干些杂工,勉强能够两人生活。

在动辄十几万彩礼的农村,秦骁自然娶不起老婆。

好在饥荒年间,李照莲公公救过同村的李天海。

那年代过来的人本分,懂得感恩,李天海在死前亲自做媒,把孙女李清若嫁给了秦骁。

由于秦骁没有像样的婚房,只能去李家当上门女婿。

李天海死前还好,李家其他人虽然一直刁难,可都在暗地里。

老爷子一死,憋了几年的气,全撒在了秦骁一人身上。

一时间,全家人感觉不骂两句秦骁就活不下去了。

正大光明的谩骂,讥讽,猪狗不如。

村里人也乐意看秦骁笑话。

因为李家条件好,李清若又长得漂亮,让秦骁这种穷人娶了。

村民心里有多膈应,就可想而知了。

从丈母娘家里被撵了出来,秦骁只能去秦家族亲里借。

“大伯,我妈肝癌晚期,需要八万块钱救命,您……”

“滚!没钱,你娘借我那五百块还没还呢,你还有脸再过来借钱,没有!”

“叔,您开下门啊,我知道您在家,我妈住院了,需要八万块钱,求求您了……”

“你三叔没在家,你别敲了,我家穷你又不是不知道,刚买了车,哪有闲钱给你,赶紧走!”

“四爷爷,您现在是族里辈分最长的,求您帮我借八万块钱,我做牛做马还您……”

“我说今天手气怎么这么差呢,原来是你这个丧门星来了,你赶紧滚知道不,滚!”

一通苦求,无一人借钱,甚至有的亲戚直接动了手。

秦骁的脸被无情狂扇,只因为他们觉得晦气。

失魂落魄的秦骁掏出掉漆的诺基亚,还是黑白屏。

努力翻看着通讯录,试图找出一个可以借钱的人。

没有。

他的交际圈很小,每天只能徘徊在田间地头,甚至李家正屋都不能进。

李天海一死,秦骁就被撵到柴房里,陪伴他的只有被烟熏黑的墙壁。

即便老爷子在世时,秦骁也只能睡地铺,李清若压根不让他一起。

哎——

一声叹息。

秦骁愁容满面时,电话响了。

“秦骁,你还想不想干了,说好的请两小时假,现在人呢?”

工头打来的电话。

“宋哥,我妈住院了,您看今天我能不能…”

“你爱干不干,今天不到扣款五百,明天你也不用来了!废物!”

“我一定要救我娘!她,就是我亲娘!!”

秦骁心中呐喊。

“老宅的地契在,把老宅卖了!”

秦骁自言自语间,已经是泪流满面。

老宅是养父秦士金留给李照莲的唯一念想,虽然破旧不堪,可里面有他们两个年轻时的回忆。

卖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妈肯定不让卖,可是这是救您的唯一办法。”

“我不能没有你,你走了这世上就再无亲人了……”

立在满是荒草的院子里,秦骁愧疚的看着老屋,隐隐心痛。

“呔,难得一见啊,李家的上门女婿没在地里干活,跑这里偷懒来了。”

“你就不怕魏淑琴不让你吃饭?”

秦骁猛的转头,邻居李玉虎叼着一根狗尾草,斜靠在老宅大门上,一脸鄙夷。

六年前,李玉虎整盖新房娶老婆,欺负秦骁孤儿寡母,未经李照莲同意把院墙往老宅方向阔了两米。

李照莲去他家理论,被李玉虎用铁锹拍得头破血流。

因为李玉虎家族青壮多,村长最终偏袒了李玉虎,默许了他扩建的事实。

秦骁攥了攥拳头,没有搭理他。

“嘿,别走啊!”

李玉虎上前拦住要进屋的秦骁。

“听说你跟李清若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是不是真的?”

秦骁身子一顿,脸颊紧绷,随后继续往前走。

“你聋子啊,老子跟你说话呢!”

李玉虎喜欢李清若,村里都知道,他翻盖房子就是为了娶李清若。

没想房子盖完,李清若竟然嫁给了秦骁这个废物。

这是积郁在他心中的恨。

“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

冷冷一句话,让李玉虎感受到了羞辱。

一个废物竟然敢无视我?

“听说你老娘肝癌,死没死啊,刚才村头那群老娘们说,你一分钱都没借到,要不要老子给你几百块钱发丧?”

“要不这样,你从这里钻过去,我借你一千块钱买棺材?”

李玉虎把脸凑到秦骁身前,咫尺距离甚至让秦骁闻到了他的口臭。

“滚!”

秦骁怒了。

欺人太甚!

李玉虎收回脖子,歪头盯着秦骁,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怎么跟老子说话的?不记得你娘头破血流的样子了?两个烂蛆虫坏我好事,你怎么不去死啊!”

李玉虎用手指点着秦骁额头,咬牙咒骂。

一下又一下。

“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秦骁猛甩李玉虎胳膊,推着他就要往门口走。

“砰——”

李玉虎一个转身挥拳,秦骁鼻血立刻泉涌。

又是一脚,秦骁直接趴在了地上。

“抢我的清若,蝼蚁,还想跟我动手!”

李玉虎边跺边骂,眼中尽是疯狂。

秦骁护着头,对方横推的力道,让他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以后对老子客气点,不然断你一条腿,老子兄弟多,村里没人敢忤逆我!”

“哦,忘了告诉你了,刚才我看到李清若跟杜季风去了酒店,啧啧…”

“不过说回来,谁能拒绝杜总的要求呢,人家可是天江制药的业务部经理,手握十几家药厂的命脉,哈哈……”

兴许过足了瘾,李玉虎扭了扭脖子,一脸满意的离开了。

秦骁痛苦翻身,望着湛蓝的天嘿嘿苦笑。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打了十几个电话,李清若都不接的原因了。

“啊!!”

秦骁怒吼,眼泪如河,声音凄厉无比。

“我从小老实听话,见人卑躬,从来没有做过恶事,连路边的蚂蚁都不忍心踩踏,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天,你瞎了么,我问你话呢,回答我,你回答我!”

轰—

堂屋内一道金光从门缝激射而出,整个大院笼罩在了光芒之中。

门前,一尊神像凝聚成型。

药师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