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清宫熹妃传》方贤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方贤,周钢)

小说:清宫熹妃传\/清宫熹妃传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方贤

简介:她为保家人周全狠心抛弃青梅竹马的恋人入宫选秀,盼能一朝选在君王侧,结果却阴差阳错成了四阿哥胤禛身边的一名格格,从此卑微、荣耀、欢喜、绝望都系于胤禛之身
康熙四十三年至雍正元年,她陪了他整整十九年最终踏上至高无上的宝座,然,换来的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杀局
当繁花落尽,他与她还剩下什么?

角色:方贤,周钢

清宫熹妃传\/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清宫熹妃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资产解冻

北顺市。

今天是家族聚会的日子,郑家里里外外热热闹闹,笼罩在一片家族聚会节日的欢乐氛围里。

大伙儿围聚在饭桌旁,一边品着佳酿,一边热性兴致的谈论着最近的收获。

方贤坐着最角落里的地方,低下头满不在乎的吃着饭,没有人跟他喝酒,也没有人找他说话,他好像被排挤了,与之周边热闹的人群背道而驰。

他是郑家的入赘女婿,入赘女婿。在郑家地位低下,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和地位,每一次这样的聚会,大伙儿已经下意识的将方贤当成了透明的。也下意识的把方贤当成了烘托的目标,每一次都免不了要遭到一番指桑骂槐。

“大姐夫,据说你一直在云南大理那里承包了一个工程项目,赚了能有三百万吧?”郑家一晚辈向大姐夫周钢敬了杯酒讨好着道。

周钢抿了口酒,目光从一旁方贤手上忽略,露出一得意洋洋的微笑:“大概吧,一点小钱罢了,算不得什么。”

“大姐夫,你这就是谦逊了吧,三百万还是小钱,这都顶得上别人好几十年薪水了吧。”郑万彪刻意把别人二字咬得非常重。

到场的人竞相意会的把眼光投来到方贤手上,目光里填满了嗤之以鼻和讽刺,谁都了解郑万彪指的别人到底是谁。

方贤躯体一震,脸色立即一些挂不住了,尽管他已经习惯做烘托帝被别人讽刺,但还是禁不住心中一些不舒服。

周钢也是郑家的女婿,相较他在郑家的地位和工资待遇,方贤和他一比,却是如同云泥之别。

“老公,没事的,他们说他们的,我们吃我们的,吃完了我们就走。来,我让你盛碗乌鸡汤,补补身子。”

妻子郑妙雨见方贤面色有区分,说来毫无疑问是心里不舒服了,赶忙给方贤盛了碗乌鸡汤,宽慰道。

体会到妻子的关心,方贤心中一暖,立即朝妻子淡淡笑道,示意妻子他没事。

“妙雨妹妹,看不出你对这废物还挺关心的,亲姐姐我反是挺羡慕嫉妒你的淡定从容。只不过我想提示你一点,这乌鸡汤里我但是加了百年山参在里边的,特意给咱爸做的,并不是给方贤这类废物喝的!要喝他会自己去买来熬!一万多的百年山参,估算他也没给这个钱来吧。”大姐郑幻梅冷蔑了一眼方贤,语调里讽刺意味十足。她就见不可妹妹对方贤这类废物关心的模样,连带着看郑妙雨的眼光也都不如意了。

听见这句话,郑妙雨盛汤的手一僵,面色不免有些难堪起来。

岳父郑荣宗瞧不起的看过一眼方贤,对方贤的未满早就从他乘坐到饭桌那一刻就一直不断到如今,面色一直阴郁着,越看方贤越好气。

“幻梅说的没错,要喝他会自己去赚钱买!一个老男人一天到晚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连最基础的工作中都做不了,也有脸进我郑家的门!我郑荣宗的脸都他会给丢尽了!“

“当时我们两口子瞎了眼才会情愿你倒插门到我们郑家,看看周钢,一样都是我们老郑家的女婿,但别人有前途,给幻梅又是买颈链又是买车子的,过节也经常孝顺我们二老。可你呢?快给我闺女买过什么吗?就连婚礼最基础‘三金’也没有!“岳母李敏银也站了出去,一起排挤方贤。

方贤和郑妙雨婚礼的之时,婚宴非常不张扬,没有豪华车迎亲队,都没有三金五银,更没什么场面。就连喜宴花的钱都是郑妙雨独立出的。

诸多一切主要表现在别人来看,方贤完全就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

而大姐夫周钢,就并不是那样了,婚礼的之时场面很隆重,仅是迎亲的团队就几十辆奥迪车新款奔驰豪华车,喜宴都是在北顺较大的酒店餐厅举行的,赠给老郑家的彩礼单是价值就六十万。还算不上送给郑幻梅的金首饰。

俗语说没有比照就没有损害,这番一核对,方贤和周钢在郑家谁地位高,谁火爆,高下立判。

每一次碰面,大伙儿必须把周钢和方贤做个比照,周钢也乐此不彼,他喜欢被别人尊重的味道,非常还是在郑家。

“哼。跟我比,你拿什么来跟我比?穷光蛋!”周钢在心中得意了一句,随后笑着来到郑荣宗身边,从裤兜摸出来一个包裝精美的礼品包装盒:“爸,今天逢年过节,这就是我特意从云南大理那里让你捎回来的礼物,您看一下还喜欢吧。”

“什么啊,看一下。”郑荣宗收到来把小盒子开启,见里边平躺着一枚玉扳指,单就扳指品相看来,就并不是普通的玩意,通体大理石翠绿,洁白无瑕,说来价钱毫无疑问的高昂。

郑荣宗一时笑脸甚浓,越看周钢越发令人满意:“看这玉的品相不一般啊,要不少钱吧?”

“爸,这扳指是新疆羊脂白玉打磨抛光的,价值十万多呢。“郑幻梅淡淡笑道道。说话的之时不忘朝方贤两夫妇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十万多!“郑荣宗目瞪口呆,没想到价钱那么贵,忽然笑得合不拢嘴。 “小钢真有心,竟给了我那么贵重的礼物。我这个糟老头能有了你这样的女婿也是我前世修得的福气啊。唉……再看一下方贤,一样都是女婿,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羊脂白玉扳指?呵呵呵。方贤一脸嗤之以鼻的看过一眼岳父手中的玉扳指,一脸的不屑一顾。他人不清楚羊脂白玉什么玩意儿,他方贤但是了解得很。就岳父手上的羊脂白玉扳指,说到底是个什么烂东西,价格绝对不会高于五万,被别人坑了还不清楚。

而他小盒子里边装的才算是纯正顶尖的新疆羊脂白玉,但是并不是扳指只不过一枚玉符,二者压根没什么对比性,在他玉符面前周钢送的玉扳指就如同是一坨垃圾石头而已!

“周钢,你这一块玉扳指,恐怕有猫腻吧。”方贤冷冷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

“羊脂玉,质地细腻滋润,油脂性好,状如凝脂,为软玉的一类。而你玉扳指,看起来质地坚硬,纹理粗糙,杂质过多,如同石头,别人看不出,但是瞒不过我的眼睛,恐怕最多也就是个仿货吧。”方贤讥讽道,对于玉石一类他可以很熟悉。

“你……你这个废物,你懂什么?”周钢忽然心虚了,“你见过羊脂玉吗?”

“怎么,心虚了?就只许你嘲讽我,不允许我说实话?”

“我呸,你这是一派胡言!”

“都安静,吵什么吵?”这时候老爷子郑荣宗发话了,瞥了方贤一眼:“方贤,你懂羊脂白玉吗?你说的是有些门道,可是羊脂白玉也不是你能懂的。”

“虽然周钢送的羊脂玉扳指有些瑕疵,但是毕竟也是花了心思的,你看看你,这些年在我们家里,除了吃啊喝啊,还能干什么?你看看周钢,虽然不是我亲儿子,但是却帮了我们家多少忙。”

周钢听闻老爷子此言顿时石头落了下来。

众人而言都听得出话外之音,这是明摆着要袒护周钢啊。

岳父看中的是周钢的潜力,毕竟能够一个项目就赚取三百万的人,以后可大有用得着的地方,论能力论社会地位也不是方贤这种窝囊废所能够比得了的,反观方贤,入赘三年,碌碌无为,这样的废物早就想将他扫地出门了。

“哈哈,方贤听到了没有?就凭你这种废物还想嘲讽我,你不看我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周钢得意忘形的道。

“爸爸……方贤也是……”这时候郑妙雨,这时候想要替方贤说句好话。

“周钢就算再有什么不对,也不是方贤这种废物所能够指指点点的,传出去丢的是咱们家的脸。”这时候郑荣宗再度袒护道。

“是啊,伯父说得没错,这样的废物哗众取宠罢了。”有人在一旁附和道。

“爸,方贤也给您提前准备了礼物的。”郑妙雨赶紧出声替老公讲过一句好听的话。

“哼……这反是新奇了,方贤还会有那份心思。”郑荣宗话里带刺,他不需觉得方贤送他的礼物能好到哪儿去。

听见这,大伙儿都好奇心方贤会送哪些的礼物,赶忙竞相把眼光投来到方贤手上。

“爸,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您看一下还喜欢吧?”方贤赶忙从袋子里摸出来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尽管他对岳父郑荣宗没有什么好感度,但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逢年过节嘛,这礼物当然是免不了的。

“你的礼物我不要!”

郑荣宗立即回绝道。不要说他会开启小盒子,看里边的礼物了。就单单是这礼品盒,就能猜中里边装的毫无疑问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普通裂开的破方盒,里边的物品能好到哪儿去,到场这么多亲朋好友晚辈,他可是丢不起那个人。

“哈哈哈哈哈……我讲方贤,你可以送礼物你也送点好的啊。就这破方盒,你也有脸拿出去丢人现眼。里边装的不会是一个土豆吧?”许多人嘲讽道。

“土豆?哈哈哈哈哈……”一帮人捧腹大笑。

郑妙雨气得脸色铁青,龇牙咧嘴。而周钢夫妻则是一脸得意。

方贤讪讪淡淡笑道,随后将盒子打开,一块通体润白无暇的羊脂玉玉符展现在众人眼前,忽的众人眼前一亮。

这一块玉真是前所未见啊,通体洁白,润白乳脂,周钢的那一个带着瑕疵的玉扳指和这一块比起来真是都没办法与之相对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爸,节日快乐,这是我和妙雨的一点小心意。”方贤将送到郑荣宗跟前,郑荣宗接过羊脂白玉玉符,愈发觉得难以置信,质地如同婴儿的肌肤,润滑如同脂肪,难道这是真的羊脂玉,他有点不太敢相信了,最顶尖的羊脂玉一克要两万元,这样一块玉符,最起码有一百克,也就是要两百万元。

“方贤,你这是怎么得来的。”郑荣宗难以置信道。

“我在一个朋友开的摊子上淘来的,也不贵,给我算了个友情价。”其实方贤没有说实话,这是当初回家参加宴会的时候顺手拿的,一块这样的玉符,最起码价值两百多万,不过对于方贤来说,家里面多得是,就算是送给老爷子也没什么心疼的,现在送出去的,以后还会大把的收回来。

“这……这废物……怎么?”周钢顿时也瞠目结舌。

郑荣宗看了看惊慌的周钢,再想想方贤的身份,再想到他说的所谓的朋友,突然明白了什么:“你这玉是不错,恐怕这玉就是个家伙,虽然仿得不错,但是我也能看出破绽,这样的玉我在市面上见过很多,我也收藏了几块高级仿羊脂玉,和你这也差不多。”

“哈哈,你这个废物,假东西也敢拿出手。”周钢忽然反应过来嘲讽道。

郑妙雨知道羊脂玉的价值,也开始怀疑方贤的手笔:“爸爸,好歹这也是方贤给你的一点小心意啊。”

“这样的心意我不受,可是我当年是怎么教导你们的?穷也好富贵也好,做人要诚诚恳恳,不要弄虚作假,你看方贤这个废物合起伙来框我,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想和周钢比,你还差得远了。”郑荣宗怒道,一把将羊脂白玉拍在了桌面上。

“方贤啊方贤,你这个废物平时怎么样我就不说了,你今天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合起伙来诓骗咱爸,你不要脸咱爸还要脸呢!”周钢步步紧逼。

方贤还是也不恼怒,不生气,毕竟这种东西他见过多了,方贤手疾眼快,一把拿过桌面上的羊脂白玉玉符:“爸,既然你说是假的,那算我对不住你。”

啪——

清脆一声响,玉符竟然被方贤狠狠地摔在地上,碎成了几块。

“你……”郑荣宗怒骂道。

“方贤你这个废物,竟然敢这么放肆。哼。”周钢怒喝道。

“方贤,你太不是东西了。”

传宝贝一样供着?”郑荣宗不屑的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