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医\/极品狂医》罗主任/著小说_最新章节,罗主任,罗院长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极品狂医\/极品狂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罗主任

简介:实习医生华天逸,意外得到神医华佗的玄术与医道传承,即便被欺压乡野,开挂的人生也是势如破竹,无法抵挡
阴差阳错的振兴国医重任,也由此当仁不让地落到了华天逸身上……

角色:罗主任,罗院长特

极品狂医\/极品狂医

《极品狂医\/极品狂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乡野施救

“我就说这小子是假正经,真流氓!”

一处偏僻的乡野之地,少年正双掌贴合着妙龄女子的红裙后背……

只见他的双臂青筋暴起,似有巨大的能量运行。念念有词之间,豆大的汗珠,顺着他那清秀中棱角分明的脸颊纷纷滚落。即便如此潜心施救,模样人畜无害的少年还是惹得一众乡亲闲言碎语。

“这小子我认得,是咱们镇卫生院新来的实习医生,华天逸。”

人群中,两个体壮如牛的村民,早就妒红了眼。

正支着架子,准备冲上前来对少年动粗。

“噗!”

妙龄女子忽而娇躯一歪,腥臭的污血,霎时喷了壮汉一头一脸。惹得跃跃欲试的俩人不得不惊恐地连连后退,其他乡邻见状也震惊得纷纷躲闪。

“华佗水神咒?!”

人群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扶了扶复古金丝眼镜,一边惊叹,一边掏出智能手机,开启了视频模式。

“噗!噗!”

又是数次喷射般地呕吐,污血才渐次被淡如清水的胃液所取代。

“没事嘞,先漱漱口,再来点糜粥或牛奶,就没事了。”

华天逸用自己都感觉怪怪的腔调,向老者交代完毕,就拍拍屁股离开了。

乡民还有老者,痴怔地凝视着华天逸远去的背影,表情木然地直至他的影踪全然消失,才念起来追上去。

美若天仙的妙龄女子舒展了一下腰肢,拧起一瓶车载矿泉水,漱了漱口,接着吮了半杯纯牛奶,就顿时跟没事人儿一样了。

“哇靠!这小子,医术了得!”

被吐得头脸污秽的壮汉,狼狈地跳进一旁的水库清洗,完事后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瞠目结舌。

“哈哈,天才!真的被我唐某人找到了!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当然,要是这小子尚未婚配就更好了,嫣儿你说呢?”复古金丝眼镜的鹤发老者,激动地念着车轱辘话,难掩兴奋地对着正坐车内淡定涂抹指甲油的少女笑道。

少女闻言,立时娇面绯红地娇嗔:“爷爷,您这都是说的什么呀!人家才19岁,还不想这么早聊婚事。”

……

华天逸低调地回到铁富镇卫生院,准备将自己的几本专业书籍一起带走。

才走到门诊,就迎头撞上了负责管理实习生的医疗组长许涂之。

许组长没有穿短袖白大褂,而是身着一件英挺的范思哲衬衫,显得衣冠楚楚,却并不像什么好人,特别是三十不到就近乎脱成了地中海的头型,怎么看都像是他名字的谐音“许秃子”。此刻的许组长不怀好意地盯着华天逸,满是戏谑地叹道:“呦呵!这不是华天逸同学嘛,你偷拍护士长洗澡的事,院长已电话你们学校了,咱们的华同学不仅成了医院红人,还成了校园明星啊,哈哈哈……”

华天逸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新长出来的一颗肉痣,立时有个声音安慰着他道:“这种无赖,用不着动手,自然有人收拾他。”

虽说“师父”这么肯定,但华天逸还是忍不下这口气,对着许涂之撇嘴叱哼道:“许组长,您这位高权重、欺上瞒下作、威作福的,除了奉承话,没几个人敢进诤言吧?”

许组长闻言,满是不屑地鄙夷道:“别他玛故弄虚玄,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华天逸正色笑道:“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许组长怒指着华天逸,气得嘴唇泛白地颤声道:“你小子,已被医院开除了!还特么的死皮赖脸在这里干什么?”

华天逸懒得和他理论,准备就此离开实习医院。

就在这时,医院的大院子内响起了一阵跑车的轰鸣声。

华天逸无心凑热闹,只想找回自己的书,便头也不回地朝门诊值班室走去。

许组长惊诧地盯着院落内拉风的跑车,亦步亦趋地朝外奔,边奔边感叹着:“操!玛莎拉蒂!真的是玛莎拉蒂啊!操!没想到铁富镇这样的破地方,能见到这么豪华的跑车!”

跑车的剪刀门打开,鹤发老者在粉裙少女的搀扶下,踏出了车门。

院长先人一步接到了通知,听到拉风的轰鸣声,也忙不迭地匆匆下楼迎接。

“咦!这不是华夏国著名的中医泰斗、国务院津贴享受者唐显灵吗?这个老化石,不仅在医疗界享有盛誉,还是上市公司唐世集团的董事局主席!这个老怪物,怎么来这里了?!”许组长边嘀咕边用力地揉着眼睛。

院长一眼便认出了鹤发老者,平日里在电视上新闻上见,今天竟然见到真人了?!刚在电话里,这人只是说要送锦旗过来,根本就没报家门。他这个院长平日里嚣张惯了,所以难免语气上生硬了点,这一刻见到了本人,他顿时吓得面色发黑,腿肚也开始凑热闹地抽起了筋来。

老者来医院,接待得好,自然是没闲话。

如若哪里不满意,只要他一句话,自己的乌纱帽怕是要搬家了吧。

说不担心,那是唬人的。

院长此刻两股战战,整个儿心思都是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此刻,内心后怕已经来不及,眼下只能礼貌应对,自求多福了。

想到了这里,院长立即箭步向前,许组长也跟着院长的屁股后面跟了上来。

“呵呵,你就是这家卫生院的院长啊?”

鹤发老者握住了院长的手,动情地摇晃着。

院长受宠若惊地凝视老者,眼泪都忍不住夺眶而出。

这泪水可并不代表什么激动,而是被老者捏得太紧——疼啊!

“晚辈正是这家卫生院的负责人!下鄙哪里怠慢了,还请唐老先生多多见谅啊!工作上,工作上,还有赖前辈多多批评指正。”院长陪着小心地说着,嗓子粘得说话都不利索,边说边对着鹤发老者九十度鞠躬,以示谦卑和敬意。

“批评谈不上,指正更谈不上!真没想到啊,你这小小卫生所,竟然盘龙伏虎啊,看来,振兴中医一脉有望了!啊哈,有望了啊!”鹤发老者说到动情处,都不忍双眸含泪。

许组长边偷偷整理着范思哲短衫的袖口,边暗生遐思地念着,保不住这老东西家里有什么亲戚来找我看病,被我给治好了,他代着病患感谢我来了?若真这么说,自己想不出名都难了呀!想好事儿想得心头荡漾,两眼不由冒光地盯着鹤发老者,就等着他开口验证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